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鬼道
    大壮太快了。

     虽然驮着两人一狼时,没有它入道时那么快,但徐金仍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

     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露天呼吸早已成为笑话,两人不得不用厚厚的茅草织成茅草被,卷在身上,卷在头上。大壮奔跑时,徐金倒坐在马背上,全身包着茅草帘,抱着裹得更厚实的甘柔,才能承受住迎面而来的飓风。

     也因此,只有夜间休息时,徐金才能勉强校正一下方位。判断一下方向,顺便查看一下沿途是否有他曾来过的痕迹。

     白天,全都依赖大壮的认方向能力。

     徐金喂食时,总是违心地拍着大壮,期待地说道:“你最好老马识途。”

     大壮并没有辜负徐金那点信任,赶了五个通宵,十七日后的傍晚,大壮停下时,徐金掀开头上的茅草帽,转过身来,惊喜地看到了飞絮城东门的城墙。

     在草原上奔波了一年,终于又回来飞絮城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这座草原之城,城墙依然像上次离开时那样高而青翠,仿佛涂着青草汁,城门也和城墙一样高而青翠。

     只是身边少了李心愫。

     徐金微叹了口气,将李心愫的影子压在心底。从废人宗逃离至现在,已有一个月时间了,李心愫成为地书圣,是书道大事,想必这件事情也已经传遍天下大小城市。

     甘柔开心地从有些枯黄的茅草帽里钻出头来,左顾右盼,像是从没来过这座草原之城一般。

     徐金叮嘱道:“柔师姐,你最好戴着帽子,别被人认出来。”

     甘柔现在就像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般,除了一定要坚持当师姐以外,完全是个真正的孩子,已到了饭来张口的程度了。幸好甘柔相当听话,自从徐金说不许提起他的名字之后,甘柔一直只以金师弟称呼他。

     在身份不暴露的情况下,两人就能在飞絮城里安住一段时间。

     衣食住行都要钱,最重要的,是练习使用元神和储物符要钱,要很多钱,而徐金唯一能拿出来的,只有一张空的地级储物符。

     地级储物符,能当三四百两银子,能应应急。

     “反正大壮吃的东西必须进草原里宰,不如开个皮毛摊或者开个肉摊,甚至开个小荤菜摊都成。等学会使用储物符,就不必这么浪费时间了。”徐金思索着,牵着大壮,与甘柔一起走进了飞絮城。

     在典当行里,将地级储物符当了三百五十两银子后,寻到飞絮城唯一一间客栈,一夜只需二两银子的客栈,两人一狼住了进去。

     大壮担心徐金开小灶,也想挤进去,徐金郑重地对大壮承诺道:“明天架锅煮给你吃,蒸炒炖煮焖煎烤烫,糖醋红烧铁板烧,变着法子让你满意。”

     光是听,大壮的涎水就已经在客栈外流了一地。铁板烧是什么?没听过。糖醋?又甜又酸会好吃?不过既然主子这么肯定地说,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大壮乖乖地蹲进了客栈外的马厩中,惹得满客栈的人笑个不停。

     离天黑还有些时间,徐金连哄带骗地将甘柔诓进了澡桶里,去找了间布料店,扯些便宜耐用的麻布,买些针线,缝了几件不算好看的衣服,然后找了处井,清洗干净换上新的麻袍,与甘柔一起歇息了。

     白鬼也被徐金逼着洗了个澡,这天夜里,徐金逼着白鬼躺在两人中间。男女授受不亲,但银子是要省着用的。

     一年未曾躺在床上休息,徐金这一觉睡得相当饱足。

     ……

     第二天,徐金令白鬼守着客栈房间,在甘柔脸上胡乱抹了堆脂粉,确保谁也认不出甘柔后,将甘柔带到了飞絮城的医馆——青风馆。

     医馆里的都是医道修道者。就徐金所知,医道是一个统称,医道下细分为细针道、药道、肉身道之指道等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只要入了道,又确实能对治病救人作出一点贡献的,就能挤进医馆。而馆长必须对馆中每名医者所修的道都略懂一点,像馆长这样什么都略懂一点的,就叫做医道,诸道统合,有三种进了以物证道境,就是医师。

     青风馆里有一名馆长,十三名医道修道者。

     走进青风馆,徐金一眼就注意到了门旁的医师证明状。

     不大的竹板靠在细竹椅的椅背上,竹板上贴了一张纸,纸上又堆了一层透明微绿的木胶。纸上龙飞凤舞,写着“飞絮城医师,青风馆馆长李青风”,是书道赐的证明状。

     细针道飞梭宗,药道百草门,眼道天眼山,这三个宗门的印章印在证明状上,证明馆长是三道以物证道境,是货真价实的医师。

     “眼道以物证道境……希望他看不出来甘柔是甘柔。”徐金忐忑地想着,走到一张竹桌旁。

     竹桌后方坐着一名灰袍男子,男子双眼微眯,左手小指点在竹桌上轻敲着,右手捻着根细金针。

     馆长总是坐堂医馆,这灰袍男子就是馆长李青风,徐金对医馆规矩还是熟悉的,恭敬低头道:“馆长,请——”

     “风邪入心经,慢火攻胃经,我写个方子,每日依序抓药熬食,一月可愈。八十两银子。”李青风未待徐金说完,已径自抓过一支笔一张纸,写了起来。

     雷厉风行,徐金想,开始掏银子。

     八十两银子摆上桌,李青风已写完,将纸交给徐金,一指医馆大门,显然是要送客了。

     “谢馆长。”徐金又恭敬地一低头,牵着甘柔走出青风馆。

     甘柔未被认出来,两人在飞絮城的消息就不会传到失落天。除了李心愫和入魔者,没人知道徐金,不,没人知道金不肖有大壮,更没人知道金不肖有一匹黑狼。只要甘柔不被人认出来,他是金不肖的事情,就不会传到失落天,就不会被陆展知道。

     出了青风馆,徐金回头望了一眼李青风,见他正闭目养神,稍觉心安,收好药方,急忙将甘柔送回客栈中,多次嘱咐她不许出来,又不放心,去书店买了二十两银子的《修道者观》,三两银子的《移星阵引导》,二两银子的《储物符三阶五法》,塞给甘柔,才出门去采买开肉铺和小荤菜铺能用到的东西。

     ……

     徐金离开后,甘柔搂着白鬼玩了会儿,见徐金并没有再回来,这才抱起《修道者观》细读起来,阅读起来比徐金还慢。

     “天人灵腑可容元神……我的天人灵腑一定受损了。”甘柔翻动书页,喃喃说道。

     “元神经腑入脉为证道,经脉入腑为修道……”甘柔不时翻动着书页。

     “灵腑受损为废人,废人不可修道,只可入魔,或修鬼道,以天道重筑肉身……”甘柔一边念,一边翻页。

     甘柔的小手忽停,喃喃念叨着:“鬼道可重筑肉身,鬼道可重筑肉身……”

     紧接着,甘柔快速翻动书页,双目迅速地在书中的每一页上搜寻着。

     “鬼道……鬼道……哪里有鬼道……”

     甘柔喃喃自语,快速翻页。

     不到一刻钟,厚达千页的《修道者观》已翻到了页尾。

     “鬼道为人所不齿,但剑道第一圣曾以一年时间修鬼道至以天证道境,借天道重筑肉身,弃鬼再修剑,终成剑道第一圣。有金师弟帮忙,我一定也可以的。”甘柔开心地合上《修道者观》,不再去看另外两本,蹲下身,又去逗白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