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方平
    “骷髅说话了……”徐金指着骷髅,微僵微愣地说道。

     李心愫摇头道:“金弟,我没有听到。”

     闻言,徐金脸上的表情更丰富了。

     李心愫没听到而他听到了,这要么是他出现幻觉了,要么,这具骷髅里头有个器魂。

     “哈哈,怎么可能呢?骷髅里头哪会有器魂?器魂不都是在用过的武器护甲家具餐具里面吗?”徐金自嘲似地笑着,笑容难看极了。就他所知,这个世界虽然有鬼道,但鬼是没有的,更是从未有器魂会居于骸骨中。

     李心愫上前握住徐金的手,解释道:“金弟,普通器魂必须借助天人灵腑才能诞下,依靠天人灵腑中已被炼化过的元神长期浸润,可在贴身之物里形成无意识的器魂,虽具备主人的一部分知识和思考方式,以及主人最为得意的技能,但直至使用者死后,方才分得一丝灵识,成为完整的器魂。这具骷髅如果是废人宗前辈的,他身上就没有天人灵腑,他根本无法诞下属于他自己的器魂。”

     李心愫这一解释,徐金心里顿时安定下来。李心愫的声音柔美动听,总是能够轻易地抚平徐金或紧张或激动的心情。李心愫的解释也令徐金明白过来,先前与他对话的,并不是器魂。

     “不是器魂,那就是幻觉吧。”徐金鼓起勇气,又一次上前,力图不碰到骷髅,艰难地绕过骷髅,用两根指头夹住了符纸,然后更艰难地抽出手来。

     又碰上了。

     徐金心头一颤,还没听到声音,就赶紧让开手。

     紧接着手撞到了棺材上,没收住力,再次撞回骷髅,措手不及间,与骷髅来了个亲密接触,小手指勾住了骷髅的肋骨。

     “小家伙,先听我说完——”

     话还在徐金脑子里打转,徐金已经夹着符纸飞速缩回了手。

     声音又消失了。

     “愫姐,我想我刚才又听到了……恐怕不是幻觉。”徐金迟疑地说道。李心愫在魔卷山里翻过的书并不比他多,但记住的东西比他多得多,对于这些事情,李心愫比他了解得更清楚。

     “也许这里面有个不同的器魂。废人宗的前辈肯定无法制造出普通的器魂来,或许想出了什么替代之法。”李心愫猜测道。

     “这器魂总不能让骷髅动起来吧?”徐金悄悄抽出钢刀钢剑。

     李心愫笑着拦住了徐金的手,说道:“哪可能会有这种事情?金弟,器魂的能量太少,不足以支撑它们移动任何东西。要不我上去问问吧。”

     “不,还是我上去问。”徐金收起钢剑,架着钢刀上前。

     “前辈,真对不起,我也是个废人,要这样才有安全感。您先人有伟量,别跟我一般计较。”徐金推着钢刀架在骷髅脖子上,伸手去触碰骷髅的肋骨。

     “小家伙胆儿不肥,得练练。”那声音再度传入徐金脑海。

     徐金本能地缩回手。

     “我确实胆儿不肥,但您还是先作个自我介绍吧?不知道您到底是什么,我这心里硌得慌。”

     说完,徐金再次伸出手去,搭在了骷髅的肋骨上。

     “我是器魔,与器魂类似,但积累能量的方法不同于器魂。”骷髅在徐金脑海里说道。

     “器魔?”徐金眉头紧锁,渐渐习惯了这种交流方式,不再将手拿开,出声问道。徐金对器魂了解不深,但最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与器魂对话,不能期望器魂感知自己的思想,因为那样做对器魂来说消耗太大了。而器魂的能量是随时间逐渐积累的,无法短时间恢复,一个器魂积蓄数万年能量,也无法感知一次。因此让器魂节省能量很重要。与器魂对话,也就只能以声音的形式进行。这器魔,恐怕也是一样。

     “对,我是器魔。器魂因天人灵腑中的元神浸润而生,不停炼化天地间的天地元神为能量,器魔则并不炼化,直接掠夺他人元神为能量,故称为魔,是我独创。我是废人宗第三代弟子,废人宗传到我身上时,天下诸道诸圣起,入魔者也以本命元神创造了多种攻防之术,废人宗便衰落下来,我是第三代单传。未入道者可活六十载,我这废人活了七十载,已是超越了凡躯极限,却终生未能收到一徒,又因是废人,无法留器魂以传世,不得已,想出了这种夺人元神续为器魔的方法,以待后人。”骷髅里传来的声音似有些悲凉之味。

     “可你上哪里去找人夺……啊,是风阵。风阵里那些被风刮得只剩小腿的人,就是被你掠夺了元神。”火阵与雨阵都是幻觉,雷劈下似乎也并不致死,只有风阵直接将人卷走,只留下两条小腿,徐金很快想到了风阵就是这器魔掠夺元神之处。

     “没错,就是风阵。风阵原本并不伤人,而是袭人薰风,可使人迷失于草原上,然后毫发无损地回到入口。风阵可说是最温柔的送客之法,以此来拒绝那些寻仇闹事者的进入。后因传承将断,我不得不改风阵为掠夺之阵,借此掠夺元神,我已夺去百人元神,一直沉眠至今,才终于碰上了能进入圣墓的人。没有废人过阵,圣墓不现,也唯有废人才能进入圣墓,这都是我重设的阵法。使储物符的是那小姑娘,那么废人,自然就是你了。我乃废人宗第三代弟子方平,小子,你可愿成为废人宗第四代弟子?”器魔的声音中似有了一分期望。

     “方前辈,不知废人宗借力之法是否杀人?”想起风阵的杀人夺元神之术,徐金稍有一分犹豫,问道。

     “哈哈哈哈!好!好小子!借力不杀人,必大有可为!小子,你听着,借力之法并不杀人。若将人杀死再取其元神,又岂能称为借力?杀人再取之,称为掠夺,而废人宗所修习的,是借力之术。祖师爷称借力之术为假道,意指修道者修道以变强,而我们借他们修来的道以变强。当然,虽称为道,但借力之术不可得长生,只是变强之术而已。遥想废人宗仍在时,天下诸道皆借力废人宗,也皆从废人宗借力,废人宗光明正大,顶天立地,你成为废人宗弟子后,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世间,而不必像入魔者那般鼠蹿狐伏。”方平的声音变得狂喜而骄傲。

     闻言,徐金欣喜不已。

     就像他所想的那般,废人宗光明正大,借力于人。修这借力之术,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行于天地间,然后用这借力之术变强,打败陆展,迎回父母,夺回正常的生活。

     “方前辈,我能用这借力之术打败人书圣吗?”徐金期待地问道。

     “书圣?这……”方平突然沉默了。

     见方平沉默下来,徐金顿觉一阵沮丧。看方平的态度,这借力之术显然是胜不得圣,更不用说神书在手的人书圣陆展了。

     “只能说理论上可行。废人宗衰落,就是因为天下诸道皆出了以己证道境的圣,而废人宗弟子无法承受以己证道境的元神,借不了圣级强者的力。那是一个天才涌现的年代,天道立世不到两百年,就已有许多天才将诸道修至巅峰,无法借到巅峰之力,废人宗就很快衰落了下来。”沉默了一阵后,方平突然又在徐金脑海里说道。

     “什么理论?”徐金稍稍振作起精神来。

     “首先,你的身体必须足够强壮。你必须掠夺大量灵草仙果为己用,强身煅身,偶尔还需要经历火煅雷劈冰浇,走刀山,下油锅,以确保你的身体能够承受纯度极高的元神。”

     “……这没问题。”徐金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听方平的口气,即使不打算胜过书圣,也必须要嗑大量灵草仙果,历经无数锤炼来强身,既如此,这条首先,也不过是量大量小而已。

     “其次,你需要结识大量以己证道境的强者,才能向他们借力。”

     “有点难度,不,难度很大。”徐金说道。到现在,他只因对血元阵的了解而救了地书圣甘柔一命而已。这种机遇可说是千载难逢,他要再上哪去,才能认识别的圣?

     “要结识圣,你必须闯下天大名声。不过等你在以天证道境中混得风生水起时,你总能认识不少圣。”

     “还有呢?”徐金不管这一点,继续问道。这第一点,是废人宗前人就能做到的,第二点,对废人宗前人来说更是简单,所以肯定会有极难的第三点。

     “最后,你必须学会用废人之躯来领悟圣之道。不明了诸圣的证道之心,废人将无法驾驭极精极纯的元神。”

     “……干。”徐金骂道,无力地掷下手中钢刀。领悟圣之道?让他这没有任何可能修道的先天废人领悟圣之道?

     “怎么?想战胜圣,却连这点斗志也没有?”

     “我可是先天废人,没有山河脉,你叫我领悟圣之道?明了证道之心?”徐金松开手,骂骂咧咧地捡起钢刀,插进刀鞘中。

     “金弟,我会帮你的。”李心愫蹲到徐金身边,握着他的手说道。

     “谢谢你,愫姐。”徐金沮丧的心情稍稍平静。

     脑海中没了方平的声音,徐金便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问完,徐金才想起来,自己已将手抽了回来,连忙又伸手搭在骷髅身上。

     “没有山河脉?你说你没有山河脉?”刚一搭上,方平的声音就轰进徐金脑海中,语速急促,声音尖锐。

     “是啊,我没有山河脉,所以被人书圣认定为必定入魔,还找棋圣与天下了一盘棋,说我不在天道中,人书圣就以此为由想要杀我。”徐金简单介绍了与陆展结仇的事情。

     “你真没有山河脉?”方平又一次确认道。

     “天书圣主持仪式,确认我没有山河脉,所以我想我真的没有。”徐金有些惴惴地答道,心头惊颤,暗想,难道没有山河脉连废人宗的借力之法也用不了?

     “哈哈哈哈!没有山河脉!哈哈哈哈!要个屁的证道之心!你没有山河脉!你根本就不用证道!哈哈哈哈!废人宗复兴有望了!”徐金话音未落,方平已疯狂地大笑起来。声音之畅快,就像是捡了一亿两黄金,又像是这一亿两黄金换来一个天城城主之位,还像是当这城主当得威风霸气让花道花魁看上了要把处子之身献给他,更像是花道花魁为他生了个儿子,儿子还是个天才。

     听着方平狂笑,徐金才渐渐放下心来,然后渐渐咧嘴笑了起来。显然,他有希望借力于圣,然后胜过圣了。

     而这希望,正是来自于他是先天废人,来自于他没有山河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