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废人宗
    徐金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李心愫满脸泪水地跪在徐金身边,伸手要去触碰徐金焦黑的身体。

     “别动他。”

     甘柔走了过来,取出一只煅竹药盒,将盒中的淡红药粉撒在焦黑的徐金身上,并斥道:“这家伙,我不是说了要以元神护体吗?难道他还打算引天雷煅体不成?他修的又不是雷道,这不是在找死吗?”

     淡红色的药粉撒在徐金身上,很快亮起阵阵淡红光芒,将徐金包了起来,温润的淡红光芒不住地消解着徐金身上的焦痕。

     守在石门边的两名书道之人已上前来,向甘柔行礼,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也不开口,等着甘柔看向他们。

     当徐金颈部的焦痕去了一多半时,甘柔轻咦了一声,蹲了下来,仔细地打量着徐金的脖子。

     徐金的颈部并没有药物滋润而生的新嫩皮肤,仍然是脏兮兮的,有些泥印。而且,在淡红色光芒的覆盖下,徐金的脖子上似乎有一圈金影在飞驰着,时隐时现,这道金影不是在体表飞驰,是在体内飞驰。

     见到这道金影,李心愫脸上的焦急顿时收了起来,变得相当平静。

     “这金光溜得这么快,难不成是体雷?他真引天雷煅体成功了?”甘柔皱眉伸出食指,轻轻地去触碰那道金影。

     金影与甘柔的食指还差半尺时,甘柔触电般地收回了食指,只见一条闪电从她的食指一直连到徐金脖子上,许久才消失不见。

     “他真的成功引天雷煅体了!这小子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难怪能从血元阵中逃生,若换了其他人,只怕在入魔者手中就死上不知几千回了。”甘柔惊叹地望着手指上那一缕焦黑,轻轻一吹,焦黑就消失了。

     眼见李心愫仍满脸泪水地跪在徐金身边,甘柔轻拍了拍李心愫的肩膀,微笑道:“小丫头,别担心了,他刚刚得了道好机缘,引得天雷为他煅体,若他想入雷道,此刻就可以入雷道,即使他不想入雷道,等煅体完成后,他的身体强度也会更好。”

     李心愫脸上早已没了担心,此时被甘柔拍了拍肩膀,便点点头,也不答话,轻拭去脸上泪痕,静坐着等待他醒来。

     甘柔盯着金影在徐金体内飞驰,轻笑着摇了摇头,骂道:“臭小子,运气可真好。”

     笑了会儿,甘柔转身向两名书道之人点头说道:“这段时间恐怕会有入魔者过来,我现在传授你们一招防魔之法。”

     直到现在,两名书道之人才敢直起身子。

     甘柔将左手抬起,露出了绕着食指旋转循环的小血圈。

     “就叫它血循指吧。平时守门时,只要一个人使用血循指即可,但如果你们相距五丈远,最好两人都用上血循指。它可以防止入魔者的血元阵攻击。这血元阵……也罢,待你们轮替回失落天时,迟早会明白。”

     “谢山圣。”两名书道之人齐声恭敬道谢,并再行一礼。

     ……

     徐金渐渐从麻痹中恢复了过来,只觉全身舒泰,仿佛嗑了再造丹生肌丹一样,便抬头说道:“我再去引几道天雷来。”

     “不行!”李心愫拦住徐金叫道。

     “这回听你的。”徐金很快就答应下来。毕竟他知道自己不像甘柔说的那样运气好。他知道血元阵是因为他是徐金,见过了囚魔天牢里那场血元阵,而不是因为他见入魔者多次使用血元阵。他可从没有在入魔者手下逃生过。真要再去引一次雷,只怕登时变成一块外焦内也焦的焦炭。

     徐金尝试着起身,身上的黑衣却寸寸化灰,露出一具明显要强壮了一分的躯体来。

     李心愫不待徐金吩咐,已从储物符里取出了一件新的白袍给他罩上。

     披上干净的白袍后,徐金终于站了起来。

     甘柔正在向两名书道之人传授血循指,徐金便趁机打量着这两名书道之人,这两扇石门,以及这处山谷。

     这两人是非常典型的书道修道者打扮,白袍黑字,白纸卷筒,腰间悬着一只白玉瓶,瓶中装着早已磨好备用的墨汁,一支墨色笔时时插在玉瓶中,“失落天”三字缀于白袍前襟,笔法粗细大小各不相同,均为亲笔写上。

     书道之人驻守,加上甘柔说到了轮替,意味着这处山谷早已被书道所抢占并据守,不论这里是废人宗旧址还是圣墓,如果他与李心愫两人一起过来,即使没有死在前面的阵法上,也会在这里被这两名书道守门人赶走,或者杀掉。

     “好在救了甘柔。看来这善事,以后可以多做点。”徐金感慨地想道。

     两名书道之人身后的两扇石门,正好坐在山谷的入口处,将山谷封死了。两扇石门紧闭着,左门画山右门画河,各打了个大叉,石门中央有个凹孔,可容一指插入,石门两侧的山与河,都是刻在门上的画,两把大大的叉,却都如山一般突起。看起来不像墓,应该是宗门。

     “看这模样,倒像是在给山河脉打了个叉,也不知是不是表示没有山河脉,如果是就太好了。这里应该就是废人宗旧址吧。”徐金心里稍微多了些期待。

     而这山谷则怪怪的,从山谷前方看去,两侧的山不宽也不高,石门上方更以雾气遮盖,像不死宗的山谷一样。不同的是不死宗并没有这种门,只有雾。

     徐金转过身,一眼望去,已不见了草原,也不见了丛林,只有两条河流从山谷两侧交会至山谷前方,汇成一条大河,然后笔直流向远处。这条大河有好几里宽,站在山谷前,根本望不到边。若不是河水明明白白地流向远方,徐金甚至不敢肯定这是一条河。

     “这里是?”徐金保留了要问的话,只露出疑问语气。甘柔愿意让他去得废人宗圣墓里的传承,可不代表这两名书道之人愿意。让地书圣甘柔道出此为何地,才是明智的选择。

     “这里就是废人宗。废人宗废宗之前,这两扇石门就是宗门。可惜,自从废人宗废宗闭门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打开这两扇石门。书道曾在门前设缩地阵,传送了几名废人过来开门,然而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甘柔毫无顾忌又有些遗憾地说道。

     闻言,徐金心头一凛。

     书道有废人宗残卷,也找了废人来开门,却仍然开不了这门。也许,是因为之前从未出现过先天废人,而开这门必须是先天废人,也许,是因为少了钥匙阵眼之前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这扇门根本就打不开。

     看两扇石门上的图案,分明是山与河,并各打了个大叉,分明是在否定山与河,似乎意指否定山河脉。

     但既然他这先天废人举世无双,废人宗自然也从未出现过没有山河脉的先天废人,总不可能会建两扇他们自己也打不开的石门当宗门。

     “金不肖,你们俩跟我过来。”甘柔突然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容质疑的语气。

     徐金心知,这是要讲述废人宗圣墓了。

     甘柔带两人走到河岸处,背对河水说道:“依天机所示,天黑之时,河流会结冰,到时候圣墓就会出现。想必那时候也会有入魔者来袭,一旦圣墓开门,我会挡在门外,你们俩要尽快冲入圣墓中,尽早获得圣墓里的传承。”

     “谢山圣。”徐金模仿着书道之人的口吻说道。

     “获得想要的传承以后就逃离此地,不要多留。”甘柔吩咐道。

     “怎么离开这里?”徐金问道。

     “跳下水,就能离开。”甘柔答道。

     接下来,就是等,等天黑。

     期间,徐金让李心愫取出了三块羊肉,两块扔给大壮,另一块切成五份,五人各分了一块。甘柔早已辟谷,却还是接过去小口地咬着,只不过吃得直皱眉,末了还不忘评价一句:“太难吃了,你的马很可怜。”

     徐金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甘柔是圣,下厨神馆就和一日二三四五餐外加上午茶中午茶下午茶一样平常,哪能瞧得上这种粗鄙肉干呢?

     ……

     天渐渐黑了下来,日落之时,山谷旁的两条支流水量锐减,大河水位开始下降。

     两扇石门边,两名书道之人已燃起了火把,插在废人宗旧址的石门旁。

     水降门现,一根黑色的冲天细柱率先出水,细柱顶端如针,往下渐显粗重,划过两条弧线,最后成为“人”形屋沿。

     随后出水的,是一扇黑金门,比废人宗旧址的两扇石门合起来更宽,足有五人高。黑金门跟着冲天细柱上升,直至超过河岸为止。

     随着黑金门上升,河水水位再度下降,黑金门突然停止上升,河水瞬间凝结成冰,留在黑金门上尚未落下的水珠也凝成了冰,闪烁着昏暗的火光。

     河水凝冰之后,一条冰凝之路从河底裂开,升起,停在黑金门与河岸中间。

     “这就是天机现,圣墓出吧?”一名书道之人望着黑金门感慨道。

     “应该是不见天机,圣墓不出。”另一名书道之人纠正道。

     甘柔说道:“这间圣墓从未出现过,天机现之前,没人知道这间圣墓藏在水中。恐怕,是你引天雷煅体成功,才使得这间圣墓得见天日,而这就是天机。金不肖,你理当第一个进入圣墓。”

     徐金点点头,扎出两双草鞋来,与李心愫换上,握着李心愫的手,走上了这条冰路。大壮不甘地在冰道末端嘶吼,却不敢走上来,冰路极滑,四只蹄子可抓不稳。

     两人小心谨慎地在冰路上走了一半路程后,黑金门突然开了,门内一片漆黑,贪婪地吸吮着任何光线,就像一个黑洞。

     “这是阵法,门内是圣墓。”甘柔在河岸上解释道。

     甘柔话音刚落,十多条白影连同十多把已出鞘的剑,突然出现在河岸上。

     这十几人刚出现,就瞬间跳开,跳入了河岸下方的冰层,紧接着,又有十几名黑袍人出现在河岸上。

     甘柔已摘下了山河钗,书道的两人也俱都取出了各自的笔来,咬齿凝成血循指。

     大壮一见要开打,立马慌了。

     甘柔瞥了一眼大壮,挡在它身前说道:“马儿,跳水里去!”

     大壮望着徐金与李心愫的背影一声嘶吼,便撒开四蹄,朝着尚未凝结的一条支流奔去,到岸边,飞跃而出,落入水中,转瞬间消失不见。

     “别看身后,我会保护好你们。”甘柔说着,一跃飞起,瞬间到达冰路上空,山河钗上微闪银光,银光骤落,将徐金与李心愫团团包裹起来,成为银色光罩,光罩忽闪忽灭,与几天前的透明防护罩却是并不一样。

     徐金与李心愫在冰路上又踏出一步,银色光罩触及冰路,将整条冰路与敞开的黑金门也包裹了起来。

     徐金知道,这一定是某种确保两人率先进入黑金门的方法,再踏出一步时,压抑了半日的心情终于不可遏止地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