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雷
    风起,甘柔非常利索地蹲了下来,低下了头,藏进齐膝深的草丛中。

     徐金与李心愫也立刻跟着甘柔蹲下并低头,埋首进入草丛。

     埋首的那一瞬,腰际尚未痊愈的伤口立刻传出更甚三分的痛楚。徐金咬牙轻吸一口气,看见了腰间白袍上的鲜血,同时叫道:“大壮,趴在草丛里!”

     与此同时,徐金伸左手挖起一把泥土,捣在了白袍的血迹上。

     血迹下方正好是伤口,没有焚体之苦的对照,这一捣,伤口剧烈地疼痛起来,又胜过了下蹲时的痛楚。

     去你的,徐金咬牙想着,又挖起一把泥,捣在白袍上。

     伤口更痛,太阳穴上青筋猛跳,徐金咬着牙,均匀地抹开泥土,直至白袍上只剩泥印,看不见血迹为止。

     停下捣鼓伤口,徐金才终于发现冷风似乎呼啸着吹过头顶,在草丛上方吹过,但草丛却并未随风摇摆。

     “真的有风吗?”徐金出声问道。

     “有风。第一次来这里时,书道弟子死了七个人,就是被这风吹折了腰。”甘柔说道。

     “被风吹折了腰?”徐金皱眉问道。然而他的注意力并不在此处。甘柔说第一次来这里死了七个人,意味着之后又来过,意味着这废人宗圣墓早已被书道勘探过一遍。不过天书圣见天机说圣墓要开,也就是说虽然之前勘探过,却并没有开墓成功,如果这次开墓时他能成功进入圣墓,应当有很大机会得到废人宗的功法传承。

     “此风极怪,书道弟子第一次遇见此风,风息时只剩下十四条伤口整齐的小腿,没人知道小腿上方的部位去了哪里,就与风雨城的风雨一样怪异。”甘柔平淡地说道,似乎并不为这七人的死而感慨。

     “风雨城……”徐金喃喃念叨着。风雨城,他听说过,不是天城,却与天城一样著名。风雨城永远都被乌云遮着,满城漆黑,若风过,雨落,狗吠之后,人尚在屋外,当雨歇时,人便已消失不见,并且之后也再没有人见过这些失踪者。

     一时间,草丛里静了下来,只剩下怪风呼啸。

     风声持续了不知多久,徐金早已双腿麻痹,一次呼吸间,双腿忽失控制,差点歪倒在地,然后,一滴雨打在了他脸上。

     雨落而风止。

     此时甘柔大声说道:“快朝丛林里跑!”

     徐金摇晃着身子站起身来,只见一袭白裙已贴着草地奔向不远处的丛林,大壮也已经飞奔过去,李心愫站在徐金身边,担心地望着他。

     眼前渐渐发黑,徐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先天废人,蹲得久了,腿就麻了,眼也黑了,可没法像甘柔这般轻松跑起来,只怕那火焰也是如此,只要以元神护体,就像走在平路上一样。

     徐金搂住李心愫的背,低声说道:“愫姐,拖着我跑一程,千万不要回头,相信我,我会跟上去的。”

     李心愫点点头,拖住徐金的右手便跑起来,与甘柔同样轻松。

     然而徐金的双腿渐渐麻痹到完全不听使唤,全靠李心愫拖着才得以向前迈出几步,好几次软倒在地,幸以左手支撑着,才没摔倒。

     “够了,愫姐你快跟上去。”虽然双腿仍然在麻痹中,徐金还是抽回了自己的右手。

     “金弟,你——”

     李心愫还没说几个字,已被徐金打断。“愫姐,你快跟上去,我的感觉和你们的感觉不一样,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废人宗圣墓,这有可能是对我的考验,我必须独自穿过这片雨。”徐金以左手在地上撑着,抬起右手轻触李心愫的左腿。

     “金弟——”

     “我会跟上去的,相信我。”

     李心愫迟疑片刻,终于抬起脚,向着甘柔跑去。

     “我就当这是收我为废人宗弟子的考验了。”徐金以右手揉按右膝片刻,以左手揉按左膝片刻,双手撑地一弹,骤然起身要跑,却又往前伏倒,双腿完全没有恢复知觉的意思。

     一伸一缩间,腰间的伤口再一次发作起来。

     “操。”徐金骂道,狠命收臀缩腿,双手猛一按地,便跪了起来,然后重复着趴下跪起的动作,希望能够尽早取回双腿的控制权。

     雨已猛烈地下了起来,不知何时,雷也打了起来。

     噼啪!轰——

     一道雷光突然打在徐金身侧不远处,震耳欲聋的雷鸣声震得他双耳轰鸣脑中充血。

     “这就是传说中的迅雷不及掩耳吧。”徐金苦笑不止。

     丛林里不是躲雷处,只是躲雨处,徐金抬头望向丛林,李心愫仍在奔跑,甘柔与大壮已站到了丛林里,依然背对着草原。

     雨水不停地浇在身上,与滚烫的火焰不同,雨水冰冷,浇透了心,起先并没有感觉,但现在全身已被雨水浇透,徐金才发现,这雨水比冰还要冷,并且正越来越冷。

     “这雨也是幻觉吗?”徐金轻轻晃了晃身子,除了双腿,其余部位的知觉都很清晰,与先前的那场火焰完全不同。

     “这雨恐怕只影响双腿,让我无法移动,然后慢慢冻死我。”徐金这么想着,抽出钢剑,撩起白袍,在大腿上割了一道口子,并抬起手指轻轻压下。

     鲜血先行,痛感随后就到,紧接着,左腿恢复了知觉,右腿仍然无知无觉。

     徐金又在右腿上割一道口子,插剑回鞘,然后立刻跳起,往丛林里冲去,然而冰雨的冲刷,转瞬间就将大腿上的伤口冻得失去了知觉,徐金刚跑出两步,双腿一软,又栽倒在地。

     “又要用这该死的法子。”徐金暗骂了一句,撩起白袍,将双手指甲捅了进去。

     不过跑了两步而已,大腿上的伤口竟然已经凝固了。徐金不得不以指甲刺开大腿,深深刺进肉中。

     两条腿重新恢复知觉,徐金以指甲插进腿中,踉跄着跑了起来。

     惊雷不时掠过他身旁,隆隆雷声不止。

     丛林里,甘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时间不多了,你想死吗?”

     徐金骂道:“你不是说很容易吗?动不动就是死,哪里容易了?我还想痛快点洗个冰水澡呢!”

     说是这么说,随着双腿习惯伤口的存在,徐金快速跑了起来。

     “赶不上雷,你就必须重来,如果阵外有入魔者,你一个人必死。”甘柔说道。

     徐金也不去想甘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只一个劲地往前飞奔。

     从三人一马蹲下之处到丛林里,少说也有两百丈,这段路对身负三处自残伤口的徐金来说,着实有点远。

     雷声滚滚,甘柔又一次喊出的话也淹没在了雷声中。

     狠命飞奔中,丛林渐渐近了,不到三十丈了。

     身边电闪雷鸣,刺眼金光不停地地映入徐金眼中,破耳轰响隆隆地轰炸着徐金双耳。

     还剩十丈。

     一道惊雷突然在徐金面前炸开,炸起一堆杂草,打在徐金身上。

     徐金恍若未觉,一步跨过惊雷留下的小坑。

     还剩五丈。

     一路迅雷自徐金左侧十丈外连绵烧至左侧一丈处,所过之处,雷火顿生,乍生乍灭。

     还剩一丈。

     徐金从伤口中拔出双手,助跑一步,往最近的一棵树跃了出去。

     一连串霹雳般的闪雷疯狂地轰在了徐金跃出前的位置上。

     焦土与焦黑草灰飞舞,落在了徐金身上,将白袍上的血迹全遮住了。

     “成功了……”徐金趴在地上想道。

     然而还没来得及高兴,甘柔又说道:“雷将至,准备以元神护体。”

     “完,完了……”徐金闭上了眼睛。最后要迎接一道雷才能开阵,这种事情就不能提前说吗?

     丛林上方亮了起来,一道雷霆咆哮着击向树林。

     “不管这是不是入宗考验,挨雷劈总得站着挨吧!”徐金挣扎着,双手撑地,站了起来。

     电闪雷鸣间,树绽火飞。

     徐金浑身焦黑,眼冒金星,口吐黑烟,栽倒在地。

     雨息云开,树上的火熄灭时,丛林隐,山谷现,两扇石门,出现在了两人一马,以及一块焦炭前方。

     两扇石门左右侧各站着一名白袍男子,胸前点缀着“失落天”三字。

     又是书道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