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圣墓
    银色光罩忽隐忽现,在圣墓的黑金门与徐金之间架起了一条银色通道。

     通向废人宗传承的路,传说中废人可修的借力之法,就在这条路的终点,只有不到三十丈远了。

     放弃了炼药强身,放弃了入魔,将十二年光阴都耗费在废人宗上,最终找到的机会,就在前方,已是唾手可得。

     徐金自诩冷静,此时此刻,也激动得颤抖起来。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获得实力的大门,就要为他敞开。

     修道之路死死地关闭着,没有山河脉,永世休想修道。

     入魔之路布满谩骂与杀伐,父母尚在世,有命有脸,入魔愧对父母,走在这个世上,也招人嫌弃。更有人书圣言之凿凿称他必将入魔,即使走上去,也不可能是一条令人愉快的路。

     只有这条废人借力之路,是他愿走能走的,这是借力之路,谁也无法指责他走这条路有什么错。

     李心愫对徐金的紧张与激动感同身受,悄然握紧了徐金颤抖的手。

     徐金回握着李心愫的手,轻声道:“愫姐,辛苦你了。”

     两人齐踏出一步。

     又一步。

     平稳毫无波澜的步伐,显示着两人的镇定,欣喜难耐至扭曲的面孔,却宣告着两人的激动。

     一百五十步,是这么远,周围已战成一片,眩光暗影,剑气如虹,笔墨遮星,不住地在银色光罩外闪过。

     一百五十步,又是这么近,以至于徐金走到圣墓门前时,仍未冷静下来。

     陆展以身份以实力以规矩压他,欲夺他性命,皆因他年幼身废实力不济。

     父母被陆展通缉,逃亡至今近十二年,皆因他年幼身废实力不济。

     而今,他已将满十五岁,虽仍然身废,但即将告别实力不济。

     废人宗借力之法,毫无疑问是极为强大的。

     废人宗气势如虹,废人宗一力挡千,废人宗一夫当关,废人宗十进十一出。在魔卷山的书籍中,记载废人宗的时候,没有任何一处质疑废人宗的实力。

     只要能得到废人宗的传承,徐金就敢与人书圣争锋。

     黑金门里,一片漆黑,徐金握着李心愫的手,往门中迈去。

     “且慢。”突然间,一道平静的声音传入了徐金耳中。

     这声音是如此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这声音是如此自信,自信得仿佛已将世间一切踩在脚下。

     这声音是如此熟悉,徐金念念不忘近十二年之久,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即使这声音只发出一声轻哼,他也能立即认出来。

     这声音的主人,是人书圣陆展!

     徐金轻颤着手,愤怒与不屑,惊慌与期冀,均显现在脸上,倒映在门边的冰柱上。

     “陆展!对血元阵知而不报,致多少圣陨落于入魔者之手,更几乎致我于死地!你也配当人书圣吗!”甘柔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而饱含怒意。

     “我为下一任地书圣而来,不需几日,地书圣将易主。”半空中,飘下陆展平静的话语。

     “易主?杜缺又见到天机了吗!”甘柔失声叫道。

     “哈哈,你难道不知道,地书圣本就在这天道之内?”陆展平静地发出笑声。

     “该死,是我疏忽了。金不肖,进门!”甘柔急喝道。

     甘柔的喝声,令徐金从复杂无比的情绪中清醒过来。下一任地书圣,自然是指甘柔选定的李心愫。陆展可不是甘柔,陆展绝不会讲道理,陆展的道理只有拳头。如果李心愫不愿,陆展一定会动手抢。

     徐金不再迟疑,牵着李心愫,一脚跨进了黑金门。

     “臭小子你竟——”门外,陆展愤怒中夹带着笑意的声音落下,然后戛然而止。

     徐金已进入了圣墓。

     圣墓外的声音,就像光线一样,消失了。

     即使是人书圣的声音,也无法穿过圣墓大门传入徐金耳中。

     ……

     进入圣墓的那一瞬,徐金又一次踏进了白茫茫的空间中。

     但与移星阵不同的是,这一次,李心愫就在他身边站着,他能清清楚楚地看见李心愫。

     “陆展是来拿你的,他不像甘柔,他不会在乎你的意见,我们必须避开他。”徐金说道,听在他自己耳中,声音极闷无比,而且音量极低。

     徐金看着李心愫,见到李心愫微张着嘴,似乎在说些什么,却听不见声音。

     “真怪,明明能正常呼吸,却像是在作超音速旅行一样。”徐金想着,上前抱住李心愫,脸贴着脸,重新说了一遍。

     “金弟,甘柔会出事吗?”李心愫也仿着徐金的样子贴着脸说道,声音同样低而闷,分明贴在耳朵上说话,却没有吹起一丁点风。

     “不会出事。地书圣排在人书圣之上,虽然地书圣不管事,但据说山河钗里有无数知识,同为书道中人,在学识方面,陆展胜不过甘柔,在战斗方面,就更不可能胜过甘柔。”徐金答道。

     尽管如此说,徐金心里也同样有些担心。甘柔似乎没有带神书神笔出来,若陆展带了一大堆神书神笔出来,说不定能胜过甘柔。

     白茫茫空间持续了没多久,换成了黑暗。

     “愫姐?”徐金在黑暗中叫道。此时声音已正常了起来。

     徐金移开脸,然后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李心愫的声音:“我在。”

     “看来到了圣墓了。愫姐,你把打火石取出来,再找块布和一些干茅草出来。”徐金说道,并试探着换了个位置,从李心愫身后抱住了她。在这片一无所知的黑暗里,徐金不敢放开李心愫,生怕一松手,李心愫就消失不见了。

     悉悉窣窣间,李心愫取出了徐金所说的东西,便改由李心愫抱着徐金,两人蹲在地上,徐金将布放好,摆起干茅草,开始生火。

     打火石一敲,黑木棺材一闪而灭。

     再敲,几点火星落在布上,稍亮,又灭,似有一具骷髅坐在黑木棺材边。

     敲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持续的火星引燃了干茅草。徐金一拉白布,将白布展开成长条,并点了起来。

     李心愫很快取出一支用羊油制成的油烛,引过白布上的火,点起油烛,递到了徐金手中。

     不大明亮的光线很快照遍了这房间,或者准确地说,这间小墓室。

     方圆不过五丈的小房间里,只有两口黑亮钉钉的大棺材,一具披着布衣靠着棺材的骷髅,一盏油已燃尽的枯灯。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废人宗可真穷啊!”徐金感慨道。

     “金弟,也许东西都在……棺材里?”李心愫迟疑道。

     “呃……”徐金哑口无言。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一进来就掀棺材寻宝,实在是有辱斯文,跟个盗墓贼似的。

     比起像个饥不择食的贼,徐金更希望先通过一套合情合理的拜师程序拜入废人宗,然后再师出有名地搜刮干净。

     “也许……这具骷髅身上有点玄机。”徐金迟疑着不敢伸出手去。废人宗出现在书道主掌天下之前,出现在天道立世那一百年里,只传了几代而已,算算时间,只要一碰这具骷髅,骷髅身上的衣服一定会碎成渣。

     李心愫见徐金迟疑不决,以为徐金怕脏,便想要替徐金去掀开骷髅身上的碎布。

     “愫姐别。”徐金连忙抓住了李心愫的手。

     “无论这一抓抓下去是拜师还是不尊师不重道,这活都该我来干,愫姐,你在一旁看着就好。”徐金认真地说道。

     李心愫依言放下手,又点起四根油烛,分别摆在离墓室的四个角落都不算远的地方,将墓室里照得亮堂堂的。

     徐金在每个角落都仔细探索过一遍之后,终于还是放弃了寻找其他突破口,回到骷髅前,跪在地上,语气诚恳地说道:“不管您是哪位前辈,小子得罪了。”

     说完,徐金规规矩矩地拜了九次,然后伸出手去,掀开了骷髅的衣服。

     出乎意料的事情是,骷髅身上的衣服没有破,虽不知这衣服已储了多久,但想必用的是极好的料子。意料之中的事情是,衣服里是一具骷髅。

     除了骨头,衣服里并没有别的东西。

     徐金微微一僵,心道难道真要直接撬棺材?可这骷髅坐倒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意义?

     徐金微觉沮丧地叹了口气,垂下手来。

     这一垂,拉动了骷髅的衣服,牵着骷髅往一侧倾斜了几分。

     紧接着,从骷髅身后落下一张符纸。

     这张符纸显然被骷髅的背部与棺材夹在一起。符纸是淡黄色的,上方有大量歪歪扭扭的花纹,是一张地级储物符。

     见到这张储物符,徐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张地级储物符里必然会有对他来说极珍贵的东西,也许是至宝,也许是功法,总之,一定是能改善他当前处境的东西。

     徐金对着骷髅又是一拜,伸手插进骷髅身下,抓向储物符。

     就在这时,他的手臂碰到了骷髅的髋骨。

     然后,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小家伙还不错,敢站着承受天雷煅体,不枉本宗等了这——”

     徐金触电般缩回了手,声音立刻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