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不入魔
    失落天是一座天城,天城上穷碧落下黄泉,城墙所围之地,上至天宫,下至地府,皆归天城所管。每个家族都向往着在天城里占有一尺地。

     失落天方圆百里,而徐家,就是有幸在失落天里占了三丈地的一个家族。

     徐家原本平静详和,族长徐归山与夫人花清婉住在城里,其他族人在城北门外扎营安屯,徐家在失落天内虽是小族,但在失落天附近的小城里,却是声名显赫。

     三年前,徐归山得一子,认为从此后继有人,极力养育。三年后,此子山河脉开脉洗灵时,徐归山请来了万人见证。然而,开脉仪式上,天机台上着细帛蓝袍的男童身上什么反应也没有,开脉失败。

     之后的三天里,徐归山疯狂地寻找仪道大师重新开脉洗灵,没有任何一次开脉成功。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开脉失败过,每个人都有山河脉,每个人都能开脉成功。

     这等闻所未闻之事,惊动了坐镇失落天的天地人三名书圣,天书圣杜缺亲自动手为此子开脉,地书圣甘柔与人书圣陆展亲观开脉仪式。

     仪式再一次以失败告终后,人书圣陆展说道:“此子没有山河脉,无法开脉,无法洗灵,为先天废人,不可修道,必将入魔。以书圣之名,将此子拿入囚魔天牢中,永世不得出牢,任何人不许前往探望。”

     ……

     “我就是这孩子,天书圣主持的开脉仪式也失败后,我就被抓进这里了。”徐金简单而平静地介绍了自己的身世与进来的原因。

     黑暗中,那苍老的声音说道:“原来如此,你没有山河脉,也就更不可能有天人灵腑了,没有山河脉,没有天人灵腑,唯一的修炼之法,就只有入魔了。陆展这混球将你抓进来,倒也无可厚非。陆展这混球一直就是……”

     “我不入魔。”徐金打断了苍老的声音,又一次说道。

     “除了入魔以外,你没有任何别的修炼之法。”苍老的声音强调道。

     “我不入魔。”徐金也强调道。

     “有意思。燃灯!”苍老的声音突然大喝道。

     下一刻,黑暗如雾般退去,昏暗无光的牢房,刹那间被烛光照遍了。

     直到这时,徐金才终于看清了这囚魔天牢的模样。

     暗金色的细石栅栏将数十间牢房隔开,数十间牢房在三个方向,包围着中央的小矮桌,小矮桌上已凝聚了厚厚一层蜡,就像是以蜡浇铸而成的。没有牢房的一面,只有一条石梯,石梯盘旋而上,石梯上方不见任何光线落下。

     数十间牢房里,只有一间还空着,其他每一间都有一人,或站,或躺,或坐,或倒挂。

     隔开牢房的暗金石栅栏还不到徐金手臂一半粗,每两根之间隔有一指长,只能容徐金伸过一只胳膊,上千根暗金石栅栏密密麻麻地将每一个人隔开。

     牢房里的每一个人都蓬头垢面,就和地板一样脏,满脸油腻,遍身黑油,白烛一照,每个人脸上身上的黑油都在荡漾着烛光。

     “我乃不死宗宗主,李同。”苍老的声音传入徐金耳中。

     徐金循声望去,声音从最接近楼梯的牢房传来,那间牢房里,坐着一名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闭着眼睛,与其他人一样满脸油,满身油,唯一不同于其他人的,就是那头白发了。

     “我不打算入魔,所以不管你是宗主还是普通弟子,对我来说都是一回事。”徐金望着李同说道。

     “小家伙有点意思,你说你不入魔,到现在已经强调了四次了。”李同闭着眼睛笑道。

     “就我所知,入魔是吸取其他人的本命元神来修炼自己的本命元神,一个人的本命元神本就极少,若全没了,人就死了,入魔者要将自己的本命元神炼化得和修道者一样强的话,只怕要吸死几十几百万人。”徐金说道。

     “小家伙懂得太多了。小家伙,你生来就有灵识了。”李同突然睁眼笑道。

     徐金微微一笑。李同说得没错,他生来就有灵识,因为他从另一个世界而来,带有记忆而来。若不是生来就有灵识,这世上又哪会有三岁就知晓人情事理的天才呢?但自己是穿越者这种事情,他可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徐金说道:“如果你会教的话,你可以让三岁儿童晓事理。别忘了,我是在失落天出生的,失落天有无数本书。对了,我刚才有告诉你吗?其实我母亲是书道修道者,而且正好是书海宗的弟子,书海宗万卷书,如海一般堆着,我三岁时就看了无数本书,不论白天还是夜晚,我母亲都在为我念书教我识字。我应该告诉过你,我父亲以为后继有人,一直对我极力栽培。”

     “好!那我来考考你,你不过三岁,可知修道者修道的六境,是哪六境?天人灵腑,又如何?”听到徐金如此说,李同兴致顿生,站起来走到牢房边,说道。

     “你一定没进过失落天吧?失落天两岁儿童就能答得上来。天人灵腑有十境,气田,云雾,积雨,湍流,地海,涌浪,天胎,双灵,融灵,天人。以山河脉吸纳天地元神进入天人灵腑即可修炼之。天人灵腑修至天人境后,将天人灵腑中的元神凝压并重归气田境,即可入道,为初证道心境,初证道心境重修天人灵腑十境,双灵境进化为三灵境,再至天人境,可破初证道心境,进入以人证道境,三灵境进化为四灵境,如此反复,依次为以物证道境,以力证道境,以天证道境,以己证道境。道之六境,天人灵腑七十境。”徐金对答如流。

     李同微笑着听徐金答完,这才说道:“我来过失落天,我抓住过一个四岁的小娃娃,我没有杀他,但他是个无知孩儿。花清婉其人,我没有听说过,想必不是书道天才,一个普通的书道弟子,如何教得出你这般伶牙俐齿的三岁孩童?”

     “我就不能是书道天才吗?”徐金与李同对视着,也微笑着。

     “也罢,没有山河脉,以至天人灵腑根本不可能觉醒的先天废人,天下间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身上总该有些特异之处。”

     李同点点头,不再在此事上与徐金纠缠,顿了顿,又说道:“你对入魔了解多少?”

     “我不入魔。”徐金敛了笑容,又一次强调道。

     “你第五次强调这件事了。无妨,你听我这老头子说说就行。”

     李同说完,不待徐金同意,便开口说了起来。

     “小家伙,所谓入魔,第一次吸其他人的本命元神时,沉迷感是很弱的,就和普通的修炼一样,第二次吸人时,只有吸的不是同一个人时,沉迷感才会变得极其强烈,强烈到至今没有谁能抵抗它。如果你一直吸同一个人,你就能忍住不将他吸死,而只要本命元神在体内还留存了一分,睡一夜,就会恢复过来。这也是不死宗叫不死宗的原因,不死宗秉持着从一而终的原则,从未吸死过任何一个人。不死宗,就是两人一组,以这种方法进行同修的。”

     听了李同的话,徐金皱眉不已。如果李同说的话是真的,本命元神睡一夜就会恢复,那这不死宗修炼的速度就是成指数级增长,第一天你吸我,第二天我吸你,第三天你再吸我,第四天我再吸你,本命元神每两天就能翻倍,一年斗天斗地,两年斗神斗佛,三年破碎虚空,四年创造宇宙。而李同白鹤苍苍,显然已修炼过许多年,岂会被抓进这囚魔天牢呢?

     因此要么李同语焉不详,隐去了一些利害之处,要么李同是在对他撒谎。

     在徐金看来,这种时候,沉默可以,但不应该撒谎,欺骗他,让他以为入魔并不伤人,是在引诱他入魔。

     而他并不愿意入魔。

     李同现在就此事撒谎,也就意味着,囚魔天牢里这些入魔者对他另有所图,并不可信。

     不过,这些人不可信,并不意味着徐金就不能和他们打交道。若能从他们口中套出点有价值的情报来,还是不错的。

     心里有了打算,徐金脸上的不满转为笑意,然后捂着肚子指着李同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李同不明不白地望着徐金。

     “你是说不死宗是在同修吗?和情道的同修,花道的采花一样?”徐金捂着肚子笑出了眼泪。

     “事实就是如此,不死宗在入魔者里面,就叫做情宗。虽然也有兄弟相炼,姐妹相帮的,但大多数还是情侣。”李同眯眼微笑道。

     “这倒有趣。像你这么说,入魔者的阵营应该是相当庞大了。”徐金说道。

     “自然是相当庞大的。”

     “我不入魔。”徐金又一次说道。

     “你必须要入魔。你没有任何可能修道,你不可能以自身元神开启储物符,如果你想以后的日子过得滋润点轻松点,你必须学习操纵本命元神的方法,使用本命元神,你可以使用特制的储物符。”

     听到这里,徐金心里微微跳动起来。他被书圣判决为永世不得离开,以后的日子,他哪还会过得滋润轻松?除非李同说的是离开囚魔天牢以后的日子。也就是说,李同想要抛出助他离开的诱饵来引诱他入魔。

     “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让我逃出这囚魔天牢!”徐金颤抖着声音大声叫道。

     “没错,我希望你接任不死宗宗主之位。若你同意,我们可以助你离开。”李同说道。

     徐金脸上露出矛盾的表情,一半喜,一半愁。

     李同将徐金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稍咧。

     “让我想想。”徐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