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激化
    “我知道你无礼。我是人书圣,而你在我面前没有半点礼节。无礼之人,必然可耻。”陆展侃侃说道,温和的微笑一直挂在嘴上。

     徐金冷淡而沉默。

     “我还知道你无忠义可言。我是人书圣,我主掌失落天人事,我就是失落天,你恨我,讨厌我,对我不忠,就是对失落天不忠。你对书圣不忠,更是对天道不忠。不忠无礼不信不义不耻不悌之人,当然会入魔。”

     徐金脸上渐渐多了一分耻笑。人书圣陆展,所需要的答案,就是这般忠诚的狗?对人书圣陆展不忠,就是对失落天不忠?对天道不忠?会被天道判为迟早入魔的人?

     “至少,我是要脸的人。”徐金耻笑道。

     “你不能修道,不求道,入不了道,得不了道,当然只能要脸了。”陆展温和微笑。

     “你们三书圣真是把不要脸玩出新境界了。”徐金笑道。

     “你看我人书圣,就知道天书圣地书圣了?”

     “你不是说你们情同姐弟兄弟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你这样不要脸的书圣扎在一起的人,还会要脸不成?”

     “也罢,随你怎么想吧,三岁小娃娃。我该回去落子了。”陆展在此时微笑着离开。

     徐金恨恨地望着陆展消失在楼梯上。显然,陆展不屑与他浪费唇舌。

     ……

     “徐金,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李同在此时说道。

     徐金抬头望向七八间牢房那头的李同,摇头说道:“你无法助我逃离。如果你有这本事,你自己早该逃走了。”

     “不,我们能助你逃走,而且只能助你一人逃走。因为陆展此时已起了杀心。”李同说道。

     徐金一愣。杀心?杀他?杀一个三岁小孩?

     “不是永世囚禁吗?”徐金急道。

     “现在不是了。陆展此人,若脸上平静,则相安无事,诸事如常,若笑容满面,他就要杀人了。”

     “你怎么证明?”徐金不信问道。

     “我不需要证明。到明天,你自然会明白。在此之前,有几件事情要先告诉你。”

     徐金没有听到李同说的下一段话。李同说,到明天他自然会明白,也就是说,如果陆展要杀他,明天就会杀他。

     杀一个本就是先天废人的三岁小孩,杀一个从未犯过事的三岁小孩,只因他是先天废人,又不被陆展所喜,就要被杀掉。这就是书道吗?书香文墨杀人之道?

     “不对!我母亲是很温柔体贴的!书道不全是这种人!”徐金突然叫道。

     “当他开门时我们就——啊?”李同正在解释,突然被徐金的大叫给打断。

     不过李同很快又明白过来徐金在说什么,解释道:“书道当然不全是这种人。就说那地书圣甘柔,基本不管事,平时也只在重要场合露露面,天书圣杜缺更是从来不揽下任何决断权,除了人书圣陆展独断专行处理的事情以外,剩下的事情都是交给十甲书圣来决断的。”

     徐金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书道自然不会都像陆展一样,只不过是因为陆展正好身居极位,又有极强实力而已。

     “李宗主,你说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冷静下来的徐金问道。

     见徐金快速冷静下来,李同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还是那句话,我请你当不死宗宗主,然后我们会助你离开。助你离开的方法,就在明天陆展进门杀你之时。”

     “他为什么蠢到要进门杀我?他不能在外面一箭射死我吗?”徐金又问。

     “因为他傲慢。像他这么傲慢的人,不屑于使用外物武器。他是书道书圣,他的本事,隔着囚魔天牢里的魔金石栅栏无法向栅栏里的人生效,他必须打开门,然后才能杀死你。而且,你才三岁,他会选择掐死你。我曾见他掐死过一个刚满月的婴儿,恐怕他对这种亲手杀人的感觉很沉迷。”李同细细解释着。这些事情,他都没有撒谎。他相信,到现在,他已不需要再撒谎了,事情已成定局,陆展会杀徐金,而徐金不得不选择与入魔者为伍。

     “所以我应该答应当这不死宗宗主?”

     “那是当然。”

     “……我又怎么知道你们不是陆展的人?不是他派来测试我是否愿意入魔的?”徐金谨慎地问道。

     “你倒有够小心的。不过,到了明天你自然明白。只要你到时候先答应我们,我们就会助你从陆展手中逃生,然后助你逃走。”李同笑道。

     “好吧,等到明天。”徐金点点头。

     “那么还有几件事情要告诉你。第一,今晚无论如何不要受伤,千万不可出血,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第二,明天无论如何也不要让陆展出血,就算你找到一把刀,也千万别去捅他,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第三,当他明日打开门走进你的牢房时,记得告诉我们,你愿意入魔,愿意当不死宗宗主,否则谁也不会救你。”

     徐金再次点头。

     ……

     这个夜晚,对徐金来说是不眠之夜,他小心地缩在栅栏边,以防伤着自己,或者被老鼠咬伤。

     这个夜晚,对徐归山与花清婉来说,更是不眠之夜。

     棋圣着赤袍,在天机台上摆了一只黑白棋盘,棋盘上未落一子,棋圣闭着眼睛,而人书圣陆展就坐在棋圣对面,替天行子。

     这是棋圣第四日以天作对手,与天下棋,算徐金的命,是徐归山与花清婉的第八个不眠之夜。

     徐归山刚毅的脸上早已没了希望,花清婉秀气的脸已憔悴无比。

     棋圣挥手落子,棋盘上依然未落一子。

     “怪事。”棋圣突然睁眼说道。

     “何解?”陆展急问道。

     “天道中寻不出此人,若此人对你表现出来的是真性情,此人就不在天道中。”棋圣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没有人不在天道中。”陆展说道。

     “他没有山河脉。”棋圣闭着眼说道。

     “不在天道中,就该铲除。”陆展挥袖一扫空空如也的棋盘,说道。

     棋圣微笑点头,抓起棋盘,闭着眼睛离开了天机台,然后离开了失落天,在失落天外,化作一道红光,破空而去。

     陆展离开天机台,急急往囚魔天牢入口行去。

     见到陆展将空空的棋盘扫掉,徐归山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急急与花清婉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