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笑律
    笑一阵,痛一阵,好不容易捱到痛楚渐渐减弱时,徐金才终于获得一丝力气站起来。

     此时两支火把已熄灭。

     徐金捡起浅绿色人元瓶,有心再使用一次言道笑律。

     “这次,只能倒一滴。”徐金顶着香肠嘴,非常严肃地说道。

     “对不起,金师弟。”甘柔道歉。

     “至少你学会怎么道歉了。”徐金说道。

     一滴就是一滴,这一次,甘柔没有失误。

     徐金闭上仍然肿胀不已的嘴唇,冲到河岸边,等待痛楚的再次袭来。

     痛楚如他所愿到来,然后聚于全身。

     即使只是一滴,全身也依然被痛楚笼罩,但这次,痛楚压过了其他所有感觉。

     徐金细心地体会着痛楚在全身流走的感觉。

     “这就是元神吧?以人证道境的元神纯度一定远远超过我的身体能承受的纯度,因此所到之处都只有痛感。如果我的身体强度再高一点,应该会有不同的感觉。”徐金想道。

     痛感在全身走了好几遍后,由无序渐渐走向暴乱,似乎在寻找宣泄之处。

     徐金张开了嘴。

     然而这一次,痛感没有顺他心意涌上,仍然在全身游走。

     “看来控制方面有问题。”徐金摇摇头,仔细地回忆着上一次是如何宣泄出来的。

     拔刀朝天砍,取竹棍和长枪顿地,持弓一剑射天,然后跳起来,想要指天大骂,然后忍下,促成了笑律。

     “是因为我很想骂天,才让元神听我指挥吗?还是说,这中间有个控制的过程?”徐金忍着渐渐狂野起来的痛楚思考着。

     徐金努力回忆着。他仍然记得,上一次喊出笑律之前,是欲喊出“操”而强忍下,却又被痛楚冲破牙缝,无法自抑地喊出了笑律。

     “莫非这笑,是强忍不止而出?”

     徐金稍总结了一下后,尝试控制在体内四散溃走的痛楚。

     深吸一口气,徐金挑了一个可以从大口出气到咬牙的字,大声喝道:“伏!”

     大口大口的空气顺着肿胀的嘴唇冲出,痛楚仍然不见上涌。

     徐金只好换了个法子,开始回想陆展。

     陆展的血色通天冠,陆展的长下巴,陆展的平静笑脸。

     “操!”才刚刚动念,徐金已张嘴骂了出来。

     痛楚依然在体内奔涌,不见上喉,越来越剧烈。

     “该——”徐金忍痛跪了下来,正欲开口骂出一句该死,却突然福至心灵,咬牙忍住。

     这一忍,痛楚果然开始朝着喉间涌上,直至满嘴俱是痛楚。

     “笑!”徐金冲着河水,咬牙吐气,然后张口大吼。

     痛楚破口而出。

     两三丈内,河面上水波荡漾,激起一道浪花,浪花反噬,打在了他身上。

     “我可不会狮吼功,看水面这模样,应该是成功了吧?”徐金只觉一阵无法抑止的痛楚从嘴里,从牙齿,从全身袭向脑海。

     “机会不多。必须先找回大壮,才能这样做,而且显然是阻敌大于杀伤的法子。也许可以让入魔者先笑,然后补几箭。”徐金无力坐倒,思考着天亮时要采取的战术。

     甘柔在他身边扶着他,一言不发,只有秋水般的眼眸中时而闪过几丝亮色。

     徐金盯着很快平静下来的水面,开始思考全局。

     显然,入魔者们不会放过阵法的出口,从河水两侧离开时,都会遇到入魔者的阻击。但入魔者们肯定会考虑到两人一直不离开的情况,因此会有一部分入魔者入阵来截两人,大约在天明时,这部分入魔者就会出现在两人面前。而这些入魔者同样会考虑到两人想到这一点,为了确保两人无法逃脱,入阵者会比较少,在阵外守着的入魔者会多许多。

     “就让我试一试这笑律奏不奏效吧。”

     徐金安慰着自己疼痛不止的身体,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

     满天星空渐渐消逝,月落星乌,黎明终于取代了星光。

     徐金已恢复了力气,但全身依然疼痛不止。

     甘柔紧紧跟在他身后,两人站在废人宗宗门左侧处的河边,徐金握着浅绿小瓶高抬在嘴边,一动不动,准备一见人影就往嘴里灌一口。

     浅绿小瓶稍倾,瓶身上的裂痕依旧,瓶口有一块白布紧紧绷着,只露出极小极小的一道口子。徐金已实验过,这道口子,能让他倾倒时一次只倒出一滴来。

     对这以人证道境元神的破坏力,徐金已深有体会,如果喝得太多,他的身体不但无法承受,也更无法受他控制,退敌也就只能是妄想了。

     自黎明开始,徐金就与甘柔紧张地站在河边。

     徐金多次易手,时而左手握着小瓶,时而右手握着小瓶,遍布全身的疼痛让他的反应有些缓慢,若再加上久久高抬产生的疲倦感,以及紧张感,徐金没把握将瓶中的浅绿色液体准确倒进嘴里。

     钢剑与钢刀离鞘插在他身边,飞絮城中买的弓,以及废人宗圣墓内拿出的弓,背在他身上。

     黎明渐过,日光洒在两人背上,洒在岸边,洒在河中,微微流动的河水时不时地翻起波浪,将日光折进徐金眼中。

     等待中的敌人一直未出现,徐金多次深呼吸,以缓解越来越强的紧张感。

     日光越来越强,尽管河岸上不时有风吹拂着,空气仍是渐渐热了起来。

     徐金紧张地握着浅绿小瓶,痛楚加上紧张感,他的手已微微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雷霆金光一闪,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河岸上。

     徐金不及细看,已朝嘴里倒了一滴。

     “咴——”熟悉的嘶鸣声传入徐金耳中。

     徐金张嘴就要喊笑律时,听清了这声嘶鸣。

     是大壮!

     “逃走的机会更大了!”徐金欣喜地望向金光消失之处,微黄中带有点点金光闪烁的大壮马正紧张地朝他踱来。

     确实是大壮,徐金松了口气。

     大壮现在进入了阵法,到时候从河中出阵,逃离入魔者包围的机会更大。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徐金令大壮朝着河中出阵的方向,拦腰抱起甘柔助她上马,让她反坐在马鞍前方,自己则拔出插在地上的刀剑并入鞘,跨上马蹬,倒坐着,割袍为布,将自己的双脚与马蹬绑紧,将甘柔与自己绑紧,又将人元瓶与自己的右手手臂绑紧,以防意外。

     准备好之后,徐金紧盯着大壮出现的位置。大壮出现的位置,显然也会是那些入魔者即将出现的位置。

     大壮很胆小,大壮敢独自进入阵法,当然是被追着进来的。

     追大壮的,一定是入魔者。

     刚刚喝下去的一滴元神正在体内肆虐,徐金苦苦忍着,等待着。

     这一次的苦苦忍耐,带来了不同的感受,痛楚主动汇聚到了喉咙附近,全身上下的痛楚则有所轻减。

     只是喉咙已痛得似要裂开。

     渐渐地,喉咙已痛得无法忍受,就在徐金准备吐出这一口,倾瓶再喝时,十几道雷霆金光闪过。

     数量如此之多的雷霆金光闪过,绝无可能是来助他的,徐金现在并不认识任何可能前来相助的人,毫不迟疑地张嘴,大喝道:“笑!”

     金光消逝,十几名黑袍白袍黄袍男子刚刚现出身形,已全都笑翻在地。

     没有人防备着徐金的这一口笑律。

     “驾!”徐金毫无交战的意思,抬起右臂喝了一口,摘下弓,双腿一夹,催动大壮。

     大壮早已不耐多时,此时闻得徐金催动,猛地一冲,远远跃出,落入支流的河水中。

     九束奇异光线与十八道雷霆从两人一马身边闪过,随后,似已久违多时的草原映入徐金眼中。

     虽然入阵不过一日,但徐金却觉已在阵中呆了一年。

     呼吸着草原中的清新空气,沐浴着烫死人的阳光,徐金眼中又出现了久违的持剑白袍强壮男子们,那些自称剑道龙潭宗的入魔者。

     入魔者们果然早已埋伏好了。

     “交出你拿到的武器,以及甘柔,不杀你。”离徐金最近的一名男子提剑指着他说道。

     徐金没有理会这名男子,更没有考虑第二条路。他刚才只喝了一滴元神,在阵里却将十几名入魔者以一口笑律喷倒,这口笑律想必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若是在此处与这些入魔者交涉,一旦阵里的十几名入魔者恢复过来,必然会从他离开阵法的位置离阵,然后出现在他附近。到那时候,他会被团团围住,根本没有条件可谈。

     徐金现在很紧张,思绪却很清晰,这点问题一想即通,毫无商量的意思,双腿一夹马腹,咬牙欲骂,然后闭嘴,猛喝道:“笑!”

     喝声骤起,在大壮身后,在徐金眼前,三名入魔者登时捂着肚子笑翻在地。

     大壮拔蹄就冲,徐金抬起右臂,又喝下一口,同时拔箭,上弦,射!

     嗖!

     一箭穿喉!

     离他最近的那名男子血溅三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