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三五瓶,逼两拳,留卡号?
    接着听见那妖娆艳丽的女子低声道。

     “想什么呢。”

     络腮大汉神情略显焦急,道:“我想……诶,我想若是我们不搞快些,在此耽误太久,等赌坊的人追来,可怎么办啊。”

     艳丽女子笑了笑,安慰道:“老弟,你别慌,我们连夜赶路已整整十天,就算事发后他们得知,当日追来,也不可能今日赶到的。”

     “没错,卡浩老弟,你多虑了。”络腮大汉对面,一名手握折扇的俊朗青年,摇扇笑道。

     “唉,量泉老哥,舞萍老姐,是我慌了……嗯,也对,他们哪可能这般快就追来。”络腮大汉眉头微展,叹息一声道。

     ……

     老哥老姐?

     噗——

     方小冬咽下的一口茶,顿时一口喷了出来。

     哈哈哈。

     我特么怎么说这话这般耳熟,原来是赌吧跑路的老哥老姐们啊。

     这大千世界真是奇妙,冥冥之中定有联系啊。

     想不到这传送后的水衍星上,也能见到这些人才。

     要知道,在传送前的地球上,那里曾经存在着一个神秘的组织,里面的人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里面的。

     他们泰山压顶而不崩。

     他们卒然临之而不惊。

     他们无故加之而不怒。

     他们谈笑风生,无所畏惧。

     他们斩荆披棘,勇往直前。

     他们就是传说中的——赌吧大神们。

     “啧啧啧,他乡遇故人呐。”

     方小冬感慨连连,当即起身,重新倒上一杯花茶,手握茶杯,信步走了过去。

     “太阳对我笑,世界真奇妙,待我上前对对暗号先。”

     ……

     三人桌中。

     青年手中折扇忽的一摇,剑眉一挑,笑道:“老弟,老妹,此次等我们到了南域,还不是想吃就吃想喝就喝。”

     艳丽女子、络腮大汉纷纷点头,举起茶杯,齐声道。

     “量泉老哥说的对!输多输少那都不是事,最穷无非讨饭,不死终会出头!”

     折扇青年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也拿起了桌上茶杯。

     可就在这时。

     呼——

     只听见呼的一声。

     一个五指紧扣的拳头。

     赫然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雕花青木圆桌旁,顿时三人纷纷一愣。

     这……

     络腮大汉瞪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身旁女子与青年一眼,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之人。

     青年折扇一合,剑眉微皱,眼底闪过一抹凝重。

     艳丽女子倒吸口气,目中复杂,看着近在眼前的拳头,不知措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小冬。

     沉寂的氛围持续了两息。

     两息过后。

     “你是,赌坊派来的人?”折扇青年打破沉寂,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开口质问道。

     方小冬抓了抓脑勺。

     “啊呸——什么赌坊派来的人,我是跑路的!”

     话音刚落。

     三人当即呼出一口气。

     其旁,络腮大汉蓦地伸出一钵盂大的拳头来,瓮声瓮气的笑道。

     “哈哈哈,跑路的,原来是同道中人啊。”

     折扇青年也笑了笑,眼底杀机缓缓消散,同样抬手,伸出白皙的修长手指,五指合拢成拳,迎了上去。

     对面的艳丽女子,也放下心来,轻呼一声,笑了笑,也伸出葱白玉手,秀拳相迎。

     哈哈,这暗号果然不假!

     方小冬心中一喜,看来自己的判断十分正确,当即收回拳头,笑嘻嘻的道。

     “老哥老姐,你们好呀。”

     “哈哈哈,老弟,你也是这次出事后,跑的吗?这次可真是跑了不少人啊。”络腮大汉心中一宽,毫不见外的道。

     方小冬尴尬一笑,举起茶杯,道:“呃……不是这次。”

     “英雄出少年,老弟不错,不是这次,那想必你应该是前几次跑路的人之一吧。”折扇青年嘴角微扬,有赞许之意。

     方小冬拉出板凳,缓缓坐下道:“不敢当不敢当,与几位老哥老姐相比,小弟我不足为道,以前欠的不多,跑了也就跑了,他们还不至于穷追不舍。”

     艳丽女子见方小冬粗布麻衣,一副仆人打扮,一时也忘了仆人身份怎么会来这种豪华的酒楼,她眼神略显同情的道。

     “唉,小兄弟你好可怜呀,为何沦落至此。”

     方小冬刚坐下,又站起身,举起茶杯敬了一圈,伸手往眼睛一抹,长叹一声,幽幽说道。

     “诶,老姐你有所不知,当年小弟我逃出来后,为求得一口饱饭,甘愿给人做牛做马,过着惨无人道的日子。

     后来,却因一次意外,撞见了雇主家的家主夫人,与他小叔子偷情通女干,再后来的一天夜里,他二人合伙算计,持刀残害了小弟,并用麻袋捆绑,一脚踹下了万丈悬崖。

     小弟奄奄一息,生死未卜,幸得命大,阎王爷不收,这才死里逃生,活到了今天,能与各位相识。”

     艳丽女子听着听着,眼中同情更多,叹道:“原来小兄弟也是命苦之人呀。”

     “唉!”络腮大汉也叹了口气,道:“大难不死,老弟你吉人自有天相。”

     就在几人说话之间。

     店小二手掌托盘,从楼梯口快步走了上来,脆生生的喊道:“方公子,你的菜来喽。”

     方小冬回过头,当即一挥手,道:“这边这边,拼桌!我要与老哥老姐们痛饮一番。”

     当即又吩咐小二,加了数道醉仙楼的招牌菜肴。

     而后不多时,店小二进进出出,几个来回后。

     雕花圆木桌上,顿时堆满了山珍海味,佳肴美馔。

     ……

     方小冬拿起酒壶,倒满一杯昌华佳酿。

     “来来来,老哥老姐,小弟我敬你们一杯,咱先喝他个三五瓶,不够再加!”

     三人当即举杯相迎。

     折扇青年仰头咽下美酒,道:“不知老弟如何称呼?”

     “鄙人姓方,名小冬,这名字,小时候奶奶取的,说是我出生时正好赶在冬天,姓名不能取的太大,大了不好养活,所以,也就这么个由来了。”方小冬拿起酒壶边倒边说。

     艳丽女子咯咯一笑,掩口轻酌,道:“原来是方小友呀,幸会啦,姐姐我叫沈舞萍。”

     “哦,舞萍姐姐好。”方小冬笑嘻嘻,乖巧的点了点头。

     随即沈舞萍美眸微转,玉指轻抬,柔声道:“我左边这位是我们大哥,毕量泉,小兄弟你可以称呼他一声毕大哥,也可以叫他量泉大哥;而右边这位是……”

     “想必是卡浩大哥吧!”方小冬笑了笑,接过话道。

     三五瓶,逼两拳,留卡号?

     啧啧。

     冥冥之中似早已注定,宇宙大千世界,果真奇妙啊。

     “哈哈,不错,小兄弟好眼力啊,我就是刘卡浩。”络腮大汉刘卡浩哈哈大笑,当即举杯相邀。

     方小冬也举起酒杯,笑道:“哈哈哈,我再敬卡浩老哥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