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夜半三更,月高风冷
    乌山镇,最后一店。

     众人吃完饭,各自回屋休息。醉红颜故意嚷嚷道:“打了一天,一身的臭汗,吃不动,给老娘烧点洗澡水,老娘要沐浴。”

     “哎,好。”吃不动一向对醉红颜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点怠慢。

     时间不大,吃不动将一大盆洗澡水端到醉红颜的屋内,醉红颜说道:“再给我准备点柴,我要多泡一会。”

     吃不动将柴拿来,点着的过程中,醉红颜一边调着水里的药材和香料,一边压低声音问:“那头畜生藏好了吗?”

     “早藏好了,但那个韩啸看着挺机灵的,闫顺也不是善茬,我看此事不能着急,得缓几天。”吃不动向来胆小怕事,可分析起事情来,甚是老练,和之前的状态明显不同。

     “我就怕他们查到猫腻。”

     “查到再说查到的,如果我现在去密室,恐怕更容易让他们发现。”吃不动一边点柴一边说道。

     “半日红呢?不能又喝醉了吧。”

     “他你还不了解嘛,不会差事的,安心。”吃不动点着了火,站起身子离开了房间。

     韩啸为了方便,脱下了战甲,换了身夜行服,在窗外听了许久。虽未引起醉红颜的注意但也什么都没听到。这些人的实力除了半日红和那个没露面的老者之外,都差不太多。醉红颜也知道韩啸想要藏身偷听,她很难发觉,所以更是加着小心。说话时,可以用灵力干扰着周围的磁场,韩啸在远处根本无法听到。

     “还真是只老狐狸。”韩啸心想,这里没有线索,他只好自己摸索,转身到了乌山镇的一处废墟旁停住脚步,俯下身子,抓了一把黑土,捻了捻,略有所思,又起身到别处寻找线索。

     最后一店内,闫顺酒足饭饱并未休息,从怀里拿出一个袋子,袋子上面印有八卦图案。他将手伸进去,摸了半天,居然从那个小袋子里,掏出一个长宽高各一米左右的方箱。这个箱子通体呈金色,六个面上有着不同的机关,每一处机关,甚至每一个能触碰的地方都能上下左右移动,甚是精巧。

     闫顺在其中一面按了几下,像是在敲打的着什么密码,就听箱子传出咔嚓的机械声,一个面被打开,从中爬出一只机械老鼠。这只老鼠犹如真的一般,甚至比真老鼠还灵活,身体上的各个部位都能动,而且速度极快。

     这箱子不是别物,正是千机府的一件镇府之宝,六方神机。六方神机变化无穷,里面藏着的宝贝更是不计其数,这只寻踪鼠就是其中之一。别看这只老鼠没有生命,只靠机械运作,但只要将任何与想要找的人或物体相关的东西放于它身体内,无论藏得再深再隐蔽,它都能找的到。

     闫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将一滴绿色液体滴入寻踪鼠的体内,寻踪鼠迅速有了反应,小脑袋左右摆动,像是在寻找方位,紧接着跑出房屋不知所踪。

     寻踪鼠走后,闫顺将六方神机转到了另一面,随便点了几下,弹出一块铜镜,闫顺口念玄决,将一丝灵力注入铜镜之中,将寻踪鼠的视线变换成图像映射在铜镜之上。这种追踪方法可比韩啸的要高明百倍,也是千机府独有的手段。天下的能工巧匠基本都出自千机府,有些极个别的不属于千机府也和千机府有深厚的渊源。

     这只寻踪鼠东跑西蹿,也寻到了刚才韩啸停留过的地方。就看寻踪鼠左右顾望,脑袋竟然生出一个钻头来,原地钻到了地下,在地下一路狂飙。

     闫顺在铜镜旁看的真切,咧嘴笑道:“醉老板真是好本事啊,这种东西都敢抓,怪不得会遭到妖兽围攻。”

     韩啸一身黑衣寻到了一处乱坟岗,这里的坟墓皆无名无姓,不知是何人立,更不知都是些什么人的坟。韩啸还欲往里走,突然感觉周围一阵阴风呼啸而过,他警觉性的从怀里掏出一道黄色符箓,引灵力引燃后,居然变换成了他的兵器,水火双镰枪。

     长枪在手,韩啸全身进入防御状态。就听一道破风声,不知何物速度奇快的冲向韩啸,韩啸正面挡住攻击,却不曾看清那东西的模样。紧接着,第二击,第三击,直到第四击的时候,韩啸突然感觉双镰枪沉重无比,竟脱了手,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没有武器,他如何接那东西的下一次攻击呢?韩啸正心急,就看那东西突然漂浮在空中,嘲笑着韩啸。

     刚才攻击他的不是别物,正是一个孩童模样的小鬼。这个小鬼长的异常白净,胖乎乎的,胸腔一块红肚兜,肚兜上面写着一个金色大字“丫”,像是在提醒别人看不出她是鬼魂一般。她头上扎着两个冲天揪,额头点着红点,脸蛋红扑扑的,还带着一个金色项圈,犹如神话中的哪吒打扮。

     “居然是个小鬼。”韩啸有些吃惊的看着鬼丫喃喃道。

     韩啸久经沙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实力的小鬼。他恐迟则生变,刚欲提起双镰枪给小鬼的点颜色。可谁知,这枪比刚才更重了,他试了两次,完全提不起来。

     鬼娃在空中看着热闹,一脸戏谑的看着韩啸。水火双镰枪可是韩啸的本命武器,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炼成,并一直与韩啸相辅相成,血脉相连。除了韩啸意外,谁也无法操控。韩啸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鬼用了何等妖术鬼法,竟然让他连本命武器都操纵不了。

     被逼无奈,韩啸只好引一张符箓,将双镰枪收入符中。没了武器,韩啸不敢再跟这个小鬼纠缠。再何况,他也怕动作太大,让醉红颜等人有所察觉。

     鬼丫见韩啸逃走后,并没有想要追赶的意思,而是原地变的虚幻,消失不见。

     韩啸和鬼丫消失后,就见一道红影一闪而过,不知去向。许久之后,吃不动连跑带喘的也近了跟前。就看他跑两步,歇三步,一身赘肉直颤,满头大汗,嘴里不停的在埋怨着什么。终于跑到那棵树下,头也不回的撞了进入。

     寻踪鼠钻地而出,刚才的一幕被闫顺看的真切,口中喃喃道:“好一道沧海桑田”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略有疑惑说道:“可这不像是醉红颜的手笔啊。难道还有高人?”

     除了闫顺之外,韩啸和鬼丫也都没有远走,在远处也看见了这一幕,之后各自散了去。

     一片漆黑的石室中,突然灯火通明,醉红颜点燃火把,走在最前面。半日红喝着小酒跟在后面,更后方是已经累的快虚脱的吃不动。

     这个石室很大,且四通八达,暗道极多,若不是熟路的人来此,恐怕不被困死在内,短时间也走不出去。醉红颜带着半日红拐了不知多少个弯,终于走到了尽头。尽头处有一块黑石,黑石上面刻画着一只巨兽,这巨兽有点像只猛虎,全身毛发直立,背生双翼,咧着獠牙似是在怒吼。

     在凶兽脚下,踩着一个没有头的人,想必头颅已经被它食入腹中了。

     三人走到这块黑石跟前,醉红颜引一股灵力入内,就看黑石顿时散发着乳白色光芒,在旁边形成一个乳白色影像。三人先后迈入,消失不见。

     最后一店内,俞子然洋散着依靠在桌子旁,摆弄着一块黑色灵牌,灵牌上没有任何字迹。突然,灵牌发出白色光芒,一个虚幻的身影凭空出现。正是刚才挡了韩啸去路的鬼丫。

     俞子然见鬼丫回来,顿时来了精神,殷勤的说道:“小鬼丫,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

     鬼丫一脸傲慢,并不答话,下巴斜上方四十五度微抬,眼睛轻瞟俞子然,像是在暗示什么。

     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俞子然略有尴尬,纠结半天,从怀里掏出一粒红色丸药,扔给鬼丫。鬼丫见了丸药,顿时大喜,屁颠屁颠的飘了过来,刚要抓住丸药,就被俞子然抢先一步拎住了她的头发,吼道:“你个小鬼丫头,是不是给你点脸了?”

     “喂,你说话不算数。说好了的我完成一次任务,你给我一颗养神丸吃。”鬼丫可不是任人摆弄的主,一个闪烁脱离了俞子然的束缚,埋怨道。

     鬼丫虽然是俞子然养的小鬼,可却和一般的小鬼大不相同。一般的小鬼,魂魄与主人相连,完全掌控在主人手中,绝对服从命令。可鬼丫却异常的任性,完全不受俞子然的管教,甚至还要喧宾夺主,骑到俞子然的头上。

     对于鬼丫的奇特之处,俞子然钻研了十多年也未能找到原因。也可能是因为鬼丫的任性,他竟习惯了她的存在。对她更是百般疼爱,名义上是受他的管束,替他做事。可哪次都没有亏鬼丫,各种灵丹妙药的喂着,让鬼丫的实力飚升。否则也不可能轻松战胜韩啸。

     “快说,都打探到什么了。说了我就给你养神丸。”

     “不说,你得先给再说。”

     “你……”

     “我什么?反正我又不着急……”

     鬼丫见俞子然又要耍赖,她便将计就计,也玩起了无赖,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俞子然没有办法,只好妥协,将药丸扔给鬼丫。鬼丫接过药丸,一口放进嘴里,享受着力量提升的快感,缓缓说道:“醉红颜、半日红、还有那个胖子进了一处阵法。而且也只是个幻象而已。并非真实存在。”

     “也就是说,是他们故意让你看到的了?”俞子然想了想说:“是什么阵法?你可认得?”

     “当然认得,这阵法在百年前还困住过我呢?”鬼丫由于得了宝贝,有些得意忘形,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俞子然表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一惊。他对鬼丫的身世越来摸不透,百年前被困住过,难不成她还能记得前世的事情?

     俞子然养的小鬼,可都是独门秘术封了记忆的,任凭前世再如何强横,也都得听命于他,像鬼丫这种情况可是前所未有过的情况。

     鬼丫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紧接着说道:“你可还记得沧海桑田?”

     “沧海桑田?”俞子然听到这四个字,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百年前,半日红吸收神农泪时,就是用的这套阵法。

     “你的意思是,神农泪时隔百年再次出现了?”俞子然惊讶的问道。

     鬼丫一脸嬉笑,说道:“想知道吗?再给我一颗养神丸,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