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异火生,天下乱
    引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神农身形怪异,样貌神奇,生得人身牛首,高八尺七寸,龙颜大唇,身材瘦削,身体除四肢和脑袋外,都是透明的。又因毒物入题必有异样,或黑或紫异常于色,神农氏便可清晰看到五脏六腑的异样,以辨药性毒性。

     神农死后,身体不腐不坏被后世族人世代供奉。不知传于几代,后人因心术不正,被妖物利用,竟想将神农的金身炼化。却不曾想,神农金身被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也毫发无损。各种妖火,鬼火,甚至三莲真火都毫无作用。

     妖物对神农金身志在必得,情急之下,竟在神农族中找出一对刚满月的童男童女祭火,被神农氏大祭司发现,率领族人拼死反抗,最终寡不敌众,惨遭灭门。

     有传言,神农金身在那两个童男童女被扔进妖火之后,伤心欲绝,流出了血泪,被神农族人偷偷收走,藏了起来。传于后世,人称“神农泪”。

     一传十,十传百,神农泪之事在近千年的流传中不断被神化,什么修道成仙,长生不老,功力大增等都是传言中神农泪的功效。只可惜,世间还无人见过神农泪。时有神农泪问世的消息,必然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

     第一章异火生,天下乱

     沙漠之源,烈日炎炎,枯木成火,虫鸟不生。有一人,皮肤黑红,赤脚裸背,穿的一条粗麻长裤早已经破烂不堪。身负重枷,两道金色铁链将一个黑色坛子牢牢的固定在他背后。坛子周身布满了金色符文,坛口贴着红色符箓。

     黑色坛子里不知装了什么东西,时而重如千斤,时而轻如鸿毛。待看这黑人的肩上,已经勒出两道血印,方可之,这坛子此时必定是重如千斤鼎。

     此人行于流沙之上,每落一脚,沙滩便会激起数道涟漪,在浩瀚无际的沙漠中不知走了多少日。忽有一天,天空骤变,暴雨呼啸而下。黑人见状,嘴角上扬,发出一丝狂喜之意,拼尽全力竟飞奔了起来。

     就看自北方刮起两道旋风,原本漫天乌云密布天空,打开了两道光亮,犹如天眼初开一般。旋风中间,电闪雷鸣,瞬间打出几十道雷霆之力。就在这时,黑人背后的坛子突然光芒大盛,坛子周身的金色符文犹如活了一般在坛子上自由移动。

     就听这黑人口念玄决,摘下坛口处的红色符箓,黑色坛子被瞬间祭到空中。自坛内涌出三道黑气,犹如有灵智一般,竟在雷霆之力形成的瞬间,将那数十道雷霆之力全部吞噬到了腹中。

     吞噬雷霆之力后的黑气瞬间有了灵气,黑人见事不好,刚欲将黑气收入坛中。却遭黑气抵抗,隐有逃窜之意。

     “畜生,还不归位,更待何时。”黑人口念玄决,从坛中飞出三道金色铁链,将三团黑气牢牢拴住。刚欲拽回,其中一团黑气突然变成熊熊黑火,竟将金色铁链烧断,向东南方向飞速逃窜。

     铁链被断,黑人一口精血瞬间喷出。双手结印,又有数道灵力注入剩下的两根铁链内,将两团黑气收入坛内。黑人迅速将红色符箓贴到坛口,黑气才安分起来。

     就看逃走的那团黑气,直奔东南方向,所过之处皆被黑色火焰燃烧殆尽,寸草不生,生灵涂炭。

     三个月后,邽林山脉外围,乌山镇。

     这里原本是一个物资交流的中心枢纽,任何有关魔物的交易都要经过这里中转。只可惜,在百年前,邽林山突然发生异变,凶兽倍出,更有穷奇应龙这等神兽级的妖兽,一般人类根本不敢涉足邽林山半步。

     不过徘徊在邽林山脉外围的人还是很多,虽都九死一生,但只要杀了妖兽,拿了宝贝,那就是笔不菲的横财。只不过成功者,少之又少。而且经常有妖兽从邽林山中跑出,祸害百姓,乌山镇自然是第一个攻击对象,大多数人都选择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乌山镇也就在百年间落寞了。

     如今的乌山镇,可谓断壁残垣,百里范围的小镇,只有一家酒店在做生意,名为“最后一店”。顾名思义,来这里吃饭住店的,大多是为了邽林山内的妖物而来,没有几个能再回来的。店家取了这个名字刚开始引得众人怨声不断,但又都因店家的实力而不敢造次,只得乖乖就范,在此落脚。

     最后一店在乌山镇的中央位置,二层楼阁,窗斜门歪,门口挂着的那块帆布几乎褪成了白色,看上去跟办丧事一般,特不吉利。

     街道上几乎无人走动,这里活着的人大都聚集到了店内。仅有几个极个别的,也不知是没钱还是其他原因,随便在店外找了间房屋对付了。

     傍晚时分,乌山镇外一阵尘土飞扬,嘈杂的马蹄声,架喊声,震耳欲聋。最后一店内的人无不被这阵势而吸引。就看一个女子,天生一副皮囊。身着一身红色长裙,淡妆浓抹,肌肤雪白,长发高盘,眉似新月,眼如明珠,朱唇薄嘴,行走间,雪白的大腿忽隐忽现,所过之处无人不多看两眼。

     “吃不动,去看看外面是谁家奔丧,这么大的阵势。”香酥般的声音,犹如勾魂一般,让听到的人无不怦然心动。

     “好的,老板娘。”

     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从后房跑进一个胖子,应该说是又矮又胖,奔跑起来一身肥肉直颤悠,还没两步,就已经气喘吁吁,出了一身臭汗。

     吃不动刚跑到外面,就看远方来了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分为两种穿着,一部分是黑甲红披风,还有一部分是红甲红披风,全部是骑兵,各个威风凛凛。吃不动看到这个阵势,吓的妈呀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店内。

     “不好了,老板娘,不好了,有官兵打过来了。”吃不动慌张的说道。

     “你个没见过市面的毛驴子,哪天我非得把你开了,这点胆量都给老娘丢人。”看着吃不动的怂样,老板娘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说起来,吃不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了,一路走南闯北,最后在乌山镇落脚扎根,阅人无数,见识甚广,可这副怂气却怎么也改不过来。按照她的话来说,这就叫做骨子里张怂包,没治。

     老板娘缓步走出门口,刚欲探头张望,军队已经到了跟前,领头的两个领头的将领纷纷下马。一个身穿一身黑色战甲,大红披风,马脖子上挂着一块圆盾,腰间一口鬼头大刀。另一个一身红甲红披风,肩挂弯弓,背后背着数十只弓箭。腰间挂着一把弯刀,右腿上带着一支可折叠的黑色剑弩,左腿上是十支玄铁黑箭。

     二人刚欲走进店内,就被老板娘挡了下来:“哎呦哟,两位官爷,本店店小利薄,更何况这荒山野岭的,可没有这么多食材招待各位啊。”

     “我们不是来投宿的,只是想来问问邽林山妖兽异动的事。”

     “这邽林山常年往出跑小怪兽,把我们小老百姓欺负的不敢出门,你们怎么才来啊?”老板娘装着委屈,埋怨道。

     “若是别人挨欺负了,我没理由不信。可您老人家说自己挨欺负了,真是打死我也不敢信啊。”就听一阵不慌不忙的马蹄声,由远到近。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红色披风,面容白暂俊朗,隐有些书生气的人跳下战马,恭声道:“大将军印梵天座下,奔雷火韩啸,见过醉老板。”

     醉红颜似是早就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掩面而笑:“哎呦,韩将军可折煞奴家了,怎敢受您的大礼啊。”

     醉红颜看到这些人的装扮就已经猜到了大概,这必然是烈火骑的人。黑甲将领是黑火将军周琦,红甲将军是翼火将军李璇。而这位银甲将军,则是烈火五行骑之首,奔雷火韩啸。此人骁勇善战,手持一杆水火双镰枪,枪头两道弯钩刀一红一白,能引水火之力,扎进体内十有九死。出道以来,所向睥睨,从无败绩。

     这样的角色突然来到乌山镇,醉红颜已经猜到了原因。但她没法明说,只得跟着打哈哈说道:“对了对了,你们大将军那个没心肝的,欠我的酒钱不给不说,还吃老娘豆腐……”说着,醉红颜又有哭腔,手拿绢布擦拭着眼睛,不知是真有眼泪还是在装腔作势。

     韩啸自然知道醉红颜的手段,天下间,敢在邽林山开店的,恐怕只有她醉红颜一人有这个胆了。时间紧迫,韩啸不敢过多耽搁,哪里有时间跟她闲扯,开门见山的说道:“醉老板是个明白人,我等今天奉命而来不为其他,只是为三个月前那团异火而来。醉老板不可能说没见过吧?”

     醉红颜略微侧了下身子,踌躇了一下,说道:“哦……韩将军说的可是团黑色火焰?”

     “正是,还望告知一二。”

     “那团火焰可是凶猛的不得了啊,前些日子,两个月前吧,自西北方飞来一团黑色火焰。离地三丈多高,速度奇快,所过之处别说房屋树木了,就连黑土都被烤的红烫。”

     “醉老板可知黑火去向?”韩啸急迫的问道。

     “这黑火速度太快,而且温度奇高。我只得看见它飞进了邽林山,然后就不得知了。”

     “醉老板就没派人就打探打探?”

     “韩将军您可真会开玩笑,那黑火如此凶猛,我们这点本事哪敢靠前啊。更何况还是在邽林山呢。”醉红颜转身冲着店内喊道:“吃不动,快拿水来给几位将军解渴。”

     “醉老板不必麻烦,我等告辞。”说完,韩啸飞身上马,领着军队奔向了邽林山脉。

     “将军慢走,有空常来啊。”醉红颜冲着韩啸走的方向喊道,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吃不动,派出去的人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情况,没有一个信号发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吧。”吃不动说道。

     “那个冤家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可不好说,他的脾性您又不是不知道……”

     “发信号,速将他召回,要变天了,咱们得早做准备。”

     吃不动应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张黄色符纸,口念玄决,燃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