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事出必有因
    这人一招制敌,方圆百米之内除了醉红颜等人,妖兽无一生还。四周的妖兽皆忌惮此招,在周围徘徊,不敢莽撞上前。天空上黑龙也是忌惮万分,不敢恋战,一个重击,击退俞子然后,瞩目望向那人:“果然是你……”

     黑龙认出这人的招式,但怎么也想不通他应该已经死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若不是得知这人的死讯,它们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进攻最后一店。现在发生变故,只得走为上策再做计较。

     刹那间,妖兽四散而逃,最后一店的危机暂时被解。只不过这时,又有一批妖兽飞奔了过来,闫顺刚欲防守,却被醉红颜拦了下来,说道:“它们是来收尸的,并无敌意。”

     “收尸?”

     就看这些妖兽,用嘴叼着战死妖兽的尸体,缓步后退,没留下一具尸体。

     妖兽走后,那人也出现在视野之中,就看这人,一头银色长发披肩。面容俊美白暂,脸上的棱角分明,犹如雕刻的一般。一对高挑浓黑的眉毛下,那双孤傲神炯的双眼,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人心。笔直的鼻梁在鼻尖处略有些翘起,朱嘴薄唇,与女人般无二。身穿黑色紧身大衣几乎坠地,内着红布纱衣,将他的气质点缀的有些妖媚。腰间挂着一个浅褐色的酒葫芦,是他刚刚喝完挂上的。再加脚上的一双黑色长靴,威风凛凛,怎一个帅字了得。

     这人走近醉红颜等人,右手一伸,那红色长剑瞬间飞到他的手中,装入剑鞘,持于左手。

     “你个没良心的,还知道回来啊。”醉红颜埋怨道。

     “怎么才回来?我能回来已经是奇迹了。”这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多说什么,又摘下腰间的酒葫芦喝了口酒,走进店里,踹了一脚躲在桌子底下的吃不动,说道:“喂喂,别装了,妖兽都走了。”

     “走了?啊,出来,出来。”吃不动慢吞吞的爬起,见到这人憨厚一笑:“就知道你能赶回来。”

     “就算赶不回来,这些妖兽还能伤了你们不成?”说完,这人下意识的往吃不动房间的方向看了两眼,回头和醉红颜说:“怎么,我才出去几天,这店也有点热闹过头了吧?”

     闫顺和俞子然也都进了屋,恭声道:“见过红爷。”

     “免了免了,都是过去时了,现在我只是这个店里的伙计,叫我半日红就行。或者随便叫点什么,随你们喜欢。”半日红说着,葫芦里的酒已经喝完了,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闫顺:“你们大当家的找到没呢?”

     “额……还没,我们……”

     半日红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很尽力了,啥时候找到了记得通知我,她还欠我一个酒葫芦呢。这破葫芦装的太少,根本不够喝。”

     “此话一定带到。”

     半日红一身懒散的样子,可能是喝的有些醉了,睡眼朦胧的,晃晃悠悠的上了楼。

     “好一招半日红莲,果然名不虚传。”闫顺说道。

     “简直是艺术啊,怎么也不像杀人的招数。”俞子然在空中的视角观看半日红莲,真的犹如一朵血莲一般,堪称天下绝美的景观。只不过一想到如此美幻的招数,竟然杀虐这么重,俞子然不禁打了个冷战,不敢去想与他为敌的画面。

     韩啸领兵接近乌山镇,突然发现一群妖兽疯狂逃窜而出,让他有些吃惊。

     “将军,咱们……”他们本来是救援的,迎面撞上了逃窜的妖兽。一大群妖兽在前,与两千烈火骑正面相对,李璇迟疑的问韩啸。

     “敌不动我不动。”韩啸看妖兽的状态并非想要攻击,而是想逃走,再加上他也不想打,领兵停在原地,静观其变。

     妖兽在前面怒吼了两声,看韩啸大军不动,纷纷散开,绕过韩啸的军队,往邽林山脉逃去。

     “这……”李璇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领兵打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滑稽的事。

     “看来是他活着回来了,否则这些妖兽不会如此狼狈。”韩啸说道。

     “那我们呢?接下来怎么办?”

     “你领兵回去迎周琦,把大军安营在乌山镇三里外。我再去一趟最后一店,这些妖兽突然大举进攻,肯定事出有因。去那里应该能找到些线索。”

     说着,韩啸孤身一人,赶往乌山镇。

     经过战乱的洗礼,现在的乌山镇更是一片狼藉,腥臭味扑鼻,醉红颜抱怨道:“这日子没法过了,这帮不长脑子的玩意,气死我了。”

     一想到那些带头斩杀妖兽的佣兵,醉红颜的气就不大一处来。若不是他们冒失,也不会招此横祸。

     “开饭喽开饭喽……”吃不动端着盘子,把最后一盘菜放到了桌子上。

     要说这吃不动,除了睡觉本事天下第一外,还有一个天下第一那就是厨艺了。饭菜一端上了,就把周围的腥臭味掩盖了,让人闻着直流口水。

     如今最后一店,只剩闫顺、俞子然、醉红颜、吃不动、半日红和那名黑衣老者六人,其余人大部分在刚才战死,剩下的几个都被醉红颜赶了出去。

     人数不多,也都算认识,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吃饭。只不过那名黑衣老者吃素,而且喜欢清静。吃不动特意给他做了些素菜素饭,端到了房内。

     饭菜刚上好,就听外面马蹄声将近,随后进来一人,一身银色盔甲,大红披风,右手提着一杆银色长枪,向众人施礼道:“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正巧肚饿,醉老板可否赏口饭吃?”

     韩啸突然折了回来,醉红颜心中一惊,预感不详,却又不能失了礼数,漏出破绽。跟吃不动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拿碗筷。

     闫顺是个饿死鬼托生,早就等不急了,一手抓了两个馒头,一口放进嘴中:“我可就不客气了,红爷莫笑。”

     众人看这饿死鬼大开吃戒了,哪里敢放慢吃,吃慢了就吃不着了。因为对于闫顺而言,再有一桌子饭菜也不在话下。几人表面上看似吃着轻松自在,其实都在揣测对方的心思,边吃边试着打探。俞子然第一个开了口,说道:“闫门主怎么有雅兴到此啊,莫非有你们大当家的消息了?”

     百年前,千机府上任千机候无故失踪,生死不明,他的关门小弟子幺九上位,做了大当家,虽并没有即位千机候,可实际上却掌管着千机府的大小事务,勉强支撑着千机府不倒。

     这百余年间,千机府表面上团结一致的查询千机候失踪之事,实则内忧外患,千机府八门门主大部分都不服幺九,各自为政,几乎已经到了四分五裂的地步。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幺九也在十年前失踪。千机府彻底落寞,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俞子然拿幺九说事,分明就是在挖苦闫顺,挑衅千机府。若是换做常人,肯定得火了,可谁让眼前这位不是人呢,他是神,出了名的好脾气。

     只不过闫顺这人说话粗鲁,给人一种暴躁的感觉,实则有极强的忍耐力。因此,他才能继幺九之后,联络了一小部分力量坐镇千机府内阁。若不是他在苦撑,千机府早就不复存在了。

     俞子然对闫顺的人品再了解不过,要不然也不敢如此放肆的挑衅他。

     “俞殿主知道我不是拐弯抹角的人,这次来肯定是为了异火,要不然我哪里有时间闲逛。”闫顺边说,边大口的吃着。

     “恐怕不只是我们,来的人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热闹。”俞子然心知异火的厉害,也清楚既然九天神殿查到了神农泪的消息,他们千机府就算再落寞,也不可能一点消息不知。尤其是闫顺亲临,更证明了千机府的重视。这也足以看出闫顺绝不是表面上五大三粗的模样,而是心思缜密,城府很深。

     俞子然话风一转望向了韩啸:“韩将军您打哪来。”

     “我?哈哈,我奉大将军之命,来此驻守,以防妖兽异变,涂炭苍生。”韩啸也是个机灵的主,心里明镜似的,怎能不知俞子然的用意。

     “哎呦,韩将军果然忧国忧民,子然佩服,佩服。”俞子然抱拳施礼。

     “这么说,印梵天也要来这了?”醉红颜问道。

     “大将军来不来可不是我能知道的事了,目前我接到的命令只是驻守乌山镇。”韩啸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哦,对了。醉老板平日里在这乌山镇,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啊?比如说能惹怒妖兽的东西,否则这妖兽怎么会突然进攻呢?”

     “我只是个开店的生意人,来我这里的住店的皆是为了魔物不惜代价的亡命徒,他们最多就是给我点好处,至于他们怎么处理妖兽的,我从来不问不管。也没有察觉到异样啊。”醉红颜语气平淡,表情相当随意洒脱,说道:“对了,今天早上他们在店门口杀了一头妖兽呢。难不成是为了报仇吗?”

     “报仇未必,想必是这里有它们想要的东西也说不准呢?”韩啸一脸的漫不经心,实则在观察着醉红颜的神态表情,已断真伪。

     “我猜啊,是那穷奇兽终于修炼成人形,想要讨醉老板回去当压寨夫人吧。”俞子然见韩啸步步紧逼,接过话语元了场子。

     韩啸乐的哈哈大笑:“那醉老板可得小心着点了。”

     几人一笑而过,算是把这茬揭过去了。韩啸表面并未透漏,心中断定,今天妖兽突然围攻最后一店,肯定和醉红颜脱不开关系。既然问不出来,那就夜探乌山镇,以查虚实。